卡卡小說> 女頻 > 穿書後我被重生大佬包圍了 > 第146章 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

穿書後我被重生大佬包圍了 第146章 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




竟然都忘記了,還有一種叫做蝴蝶效應的東西存在。


他沒問君歡要說什麼,而是目光集中在她的傷口:“你的傷……”


君歡伸手輕撫了一下。


因為養了一段時間,其實已經好了不少了,只是還有道疤留在那兒。


只是她最近沒時間去搞祛疤的膏藥,所以就擱置了。


“沒事,都過去了。”隨意地回了一句。


君歡也沒心思要和慕重謹說太多。


在說完以後,她就將話題轉到了自己要說的事兒上。


“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一些超出你自己身體負荷的事情?”


雖然從慕重謹現在的外表上看,也能猜到一點,但出於嚴謹性,君歡還是詢問了一遍。


慕重謹面色微赧,微微垂頭,輕咳了一聲。


他只是覺得,自己在她的這麼多追求者中,是最沒用的那個,所以才想著要努力,想要一邊用自己的意志去克服病症,一邊將自己的身體鍛煉好。


雖然知道會被君歡發現,但現在被她這麼戳破,他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君歡看著慕重謹,長長的睫羽微顫,眉眼間帶著幾分複雜的情緒。


她只是有點情商低,但不是傻子。


慕重謹的表現這麼明顯,她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他對她抱有什麼模樣的心思。


但是,不可能的終究是不可能的。


她並不想和慕重謹有過多的牽扯。


她的世界很危險也很複雜,而慕重謹太乾淨,註定是兩個世界的人。


“你的病情一沒有穩定,二沒有根治,身子底子本就虛弱,你根本就不適合去做那些超負荷的訓練。”


“或許你現在覺得自己的身體很好,比以往更有力,但我不怕告訴你實話,你的身體已經透支了,如果你再這麼繼續下去,你的身體會垮。”


君歡的語氣很嚴肅,雖然也有關心的成分,但更多的還是公事公辦的態度。


那種……


你是我的病人,我有必要對你負責的態度。


讓慕重謹的心微微一疼。


但面上,他依舊掛著一向的笑容,沖著君歡點頭:“我知道了,都聽你的。”


君歡見他應下,並且看著自己的目光中,原本存在的那一絲火熱已經掩去,在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轉身往教室走去。


她遲早是要離開這個世界的。


能夠少產生一些感情糾葛,就少產生一些。


不然的話,到時候她走了,卻導致他們各種神傷,她會覺得過意不去。


而在她的背後,她走出了有一段距離之後,慕重謹的眼中的那抹灼熱又重新出現。


薄唇微動,輕聲呢喃了一句話,然後又搖了搖頭,無奈輕笑。


跟著走回了教室。


而在他自己也沒注意到的地方,一個女生站在下方的樓梯上,抬頭看了他很久。


也將君歡和慕重謹之間的對話,都聽入了耳中。


君歡一回到教室,就看到了趴在桌上的卿念。


她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剛要和卿念說話,結果就看到本來臉朝向她方向的卿念,在她要開口的前一秒,輕哼了一聲,然後扭頭,換了個方向趴著。


君歡的眼中閃過一絲無奈的笑意。


她當然清楚卿念現在為什麼沖著她發脾氣。


無非就是她之前都還告訴了她,不讓她去和慕重謹有接觸,她也答應了她,結果最後她還是沒管卿念的話,直接去給慕重謹把脈,還去和慕重謹私聊。


“就這麼生氣呀?”


君歡並沒有一開始就出聲哄卿念,而是帶著些許笑意地說道。


卿念動也不動,又冷哼了一下。


君歡眼中的笑意更濃。


比起和別人相處,她果然還是更喜歡和卿念待在一塊兒。


說不出為什麼。


明明如果換成了別人,在她面前這樣做派,她肯定是理都不理。


但是卿念不同。


不管卿念做什麼,她似乎都可以包容。


雖然不是無底線地包容,但比起別人,已經好了不少。


“我也只是做一個醫生的本分,阿念也是醫者,應該能明白我的心理才是,怎麼還和我置起氣來了?”


君歡嘟了嘟唇,語氣中帶著幾分嬌憨和不滿。


背對著她的卿念挑了挑眉,無聲地笑了。


明明是她自己承諾的事情不做到,出爾反爾,現在倒開始怪起她來了。


而且……


明明是她生氣,要君歡來哄她,結果君歡這話一說出口,反而是要她去哄她了。


卿念眨了眨眼,桃花眼中沁染著明顯的笑意。


那無奈又寵溺的笑意讓她的雙眼越發的瑰麗璀璨。


讓人看著就不自覺地陷了進來。


但她依舊沒有轉過頭,只是微微動了動身子。


君歡笑著湊近她,在她的後頸處輕聲道:“我都這麼說了,阿念還要生我的氣呀?那不然……我把我的糖都給你?”


卿念這才轉過頭看她,目光往下,在君歡的口袋裡上瞄了一眼。


雖然沒說話,但這小動作已經將她的意思體現的一覽無餘。


君歡取出兩支棒棒糖,剝開外殼,然後往卿念的嘴裡塞了一根。


剩下一根自然就是進了自己的嘴裡。


“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可不準再生我的氣了。”


話說的十分霸道。


但卿念對此卻是彎了彎眼角,輕舔著口中的棒棒糖,瀲灧的桃花眼滿含笑意和寵溺地看著君歡,輕“嗯”了一聲。


或許在很多人的眼中,君歡在很多領域的成就都很高,她很強大。


但在卿念的眼中,她也不過就是一個嘴上說著自己已經老了,實際上童心未泯,偶爾有些頑劣的小丫頭。


在這世上,她最喜歡的,小丫頭……


只是她還是忍不住地逗她:“阿歡不是說好要把糖都給我么?這才一根,應該,算不得全部吧?”、


“阿念不是不喜歡吃糖嗎?”君歡沖著卿念眨了眨眼,試圖萌混過關。


雖然剛剛那話是她自己說的,但是真要她把全部糖都拿出來哄卿念,她絕對是心疼的。


她的嘴裡叼著糖,白色的塑料糖棍因為她說話的原因,一抖一抖的。


怎麼看怎麼覺得可愛。


卿念張了張口,剛要說什麼,結果旁邊就傳來一聲同學的驚呼聲。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