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小說> 女頻 > 散落星河的記憶 > 330、Chapter 25---2

散落星河的記憶 330、Chapter 25---2

一群老朋友正在低聲交談,紀念堂的側門打開,一襲禮裙的英仙辰朝走進來,所有人齊刷刷站起,“陛下。”

英仙辰朝對所有人笑點點頭,“在座諸位不是我爸爸的好友,就是我媽媽的好友,今日麻煩你們不遠千里趕來,是想請你們做個見證。”

英仙辰朝抬抬手,悠揚的音樂聲響起。

英仙辰夕推著辰砂徐徐走進紀念堂。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因為長年病痛的折磨,頭髮花白,面容枯槁,只依稀可辨出幾分昔日模樣。

他穿著一襲嶄新的軍裝,上身是鑲嵌著金色肩章和綬帶的紅色軍服,下身是黑色軍褲,明顯精心裝扮過。

因為病痛,他昏昏沉沉地閉著眼睛,應該完全不知道自己置身何處。

英仙辰夕彎下身,在他耳畔柔聲叫:“爸爸!”

辰砂立即睜開眼睛,竭力打起精神,可眼神黯淡無光,顯然生命之火已經油盡燈枯,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只不過因為心中的執念,為了維持那點光明,一直在苦苦堅持。

突然,他看見了什麼,眼睛剎那間煥發神采,一眨不眨地盯著前方。

一個年輕的女子穿著一襲潔白的婚紗,手裡拿著新娘捧花,笑意盈盈,一步步朝著辰砂走來。

辰砂不敢相信,聲音沙啞顫抖,“……洛蘭?”

小夕肯定地說:“爸爸沒有看錯,是媽媽。”

雖然是他們姐弟倆根據檔案庫里的資料,通過智腦模型建造的全息虛擬影像,但的確是媽媽的身影。

洛蘭一步步走到辰砂面前,微笑著站在他身旁。

所有人都盯著辰砂和洛蘭。

一個已經白髮蒼蒼、垂垂老矣,一個依舊明眸皓齒、青春少艾,卻沒有一個人覺得有一絲違和。

死亡讓洛蘭永遠停留在年輕時的模樣,即使他們已經老眼昏花,洛蘭也永遠不會老去。

紫宴想起很多年前他參加的那場婚禮。

一個冷漠英俊的男人,一個緊張美貌的女人,一場沒有受到祝福的婚禮,一段男不願女不甘的婚姻。

這應該是辰砂心中永遠的遺恨。

本來永不可能彌補,沒想到小朝和小夕會用拳拳孝心幫父親圓一個夢。

英仙辰朝站在辰砂和洛蘭面前,微笑著問:“辰砂先生,請問你願意接納你身邊的女子英仙洛蘭為妻嗎?”

辰砂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視著洛蘭,毫不遲疑地說:“我願意!”

一瞬后,他似乎想起什麼,立即扯扯嘴角,咧開嘴,特意笑著又說了一遍:“我願意!”

“辰砂先生,請宣誓。”

“我辰砂願以你英仙洛蘭為我的合法妻子,並許諾從今以後,無論順境逆境、疾病健康,我將永遠愛慕你、尊重你,終生不渝。”

“英仙洛蘭女士,請問你願意接納你身邊的男士辰砂為你的丈夫嗎?”

洛蘭對辰砂笑了笑,清晰地說:“我願意。”

“英仙洛蘭女士,請宣誓。”

“我英仙洛蘭願以你辰砂為我的合法丈夫,並許諾從今以後,無論順境逆境、疾病健康,我將永遠愛慕你、尊重你,終生不渝。”

英仙辰朝說:“現在,我以阿爾帝國皇帝的身份宣布你們成為合法夫妻。”

辰砂身子動了下,似乎想要站起來,卻沒有成功。

洛蘭主動彎下身,笑著在辰砂的臉頰上吻了下。

辰砂淚濕雙眸,不禁閉上了眼睛。

英仙辰朝蹲在辰砂面前,握住辰砂的手,含著淚說:“爸爸,你放心吧!我和小夕都長大了,我們能守護媽媽的夢想。”

她登基那年才八歲。

雖然有林堅叔叔、邵茄阿姨的支持,可還有更多的人反對。

奧米尼斯星有人不滿她的異種身份,想要推翻她;阿麗卡塔星有異種仇視人類,想要再次獨立;曲雲星發生過政變,艾米兒阿姨被劫持,數萬畝尋昭藤被焚毀;泰藍星發生過暴動,對改革不滿的奴隸主想要殺死小夕,血洗整個星球……

一路雲詭波譎、殺機重重。

她和小夕經歷過無數詆毀、攻擊、刺殺、暗害,幾次都差點死掉。

面對太多的鮮血,她害怕過、哭泣過、痛苦過,甚至情緒崩潰過,夜夜做鮮血淋漓、烈火焚燒的噩夢。

絕望下,她恨過媽媽,媽媽明知道多麼艱難,卻早早拋棄了他們!

一直沉默寡言的爸爸冒著生命危險孤身趕到奧米尼斯星,守護在她身邊,告訴她:“你媽媽沒有拋棄你們!她知道我會保護你們,才放心離去。她相信我,請你們也要相信我!”

爸爸保護了他們一次又一次,她和小夕漸漸解開心結,開始叫辰砂爸爸。

爸爸像一座巍峨大山,擋在他們身前,為他們開山辟路、保駕護航,無論發生多麼可怕的事,只要爸爸在,他們就能化險為夷、轉危為安。

歷經一百多年,無數人的努力,媽媽的願望一點點變成現實。

所有人都能有尊嚴地活著,無論他是攜帶異種基因的人類,還是普通基因的人類,都可以自由、平等地追求自己愛的人,自己喜歡的事。

但是爸爸卻因為殫精竭慮、心神耗盡,又受過幾次重傷,身體一點點垮掉。

明明是4a級體能,這個星際中最強大的男人,卻因為病痛,已經纏綿病榻幾十年。

星際中最頂尖的醫生為爸爸會診過,早已經束手無策,判定死期,爸爸卻出人意料,一年又一年依舊頑強地活著。

剛開始,小朝和小夕十分驚喜。

後來,看到爸爸被病痛折磨得日夜難安、形銷骨立,他們慢慢意識到,當生命已經油盡燈枯,釋然地放手、平靜地離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無論多麼痛苦,爸爸總是一次又一次從死神的手中掙扎著活過來。

小朝和小夕剛開始不明白為什麼,因為他們明明看到爸爸的眼神中滿是疲憊,對這個世界早已毫無眷念。

後來,他們知道了,從得知媽媽死訊那天起,活著就已經成了爸爸的執念。

因為媽媽死了,所以爸爸要為媽媽好好地活下去。

他要活著保護媽媽和他的孩子,活著實現媽媽的夢想,活著守護媽媽想要的世界。

他在思念遺恨中活了兩百年。

不管多麼疲憊、多麼痛苦,他一直堅持地活著。

小朝和小夕從捨不得爸爸離開,到希望爸爸能放心地離開。

可是他們沒有辦法說服爸爸,不管他們如何證明自己已經足夠強大,能保護自己,能保護媽媽和爸爸一起創建的世界,爸爸依舊不放心。

他依舊努力堅持地活著,時刻保持著警醒,像是一個隨時待命的戰士。

小朝和小夕想到了唯一能說服爸爸的人。

他們請媽媽來告訴爸爸,他可以放心離開。

……

“爸爸,我和姐姐會守護好阿麗卡塔和奧米尼斯。”

辰砂睜開眼睛,看著小朝和小夕。

小朝、小夕一左一右跪在他腳畔,“爸爸,你已經幫媽媽完成所有心愿,放心去找媽媽吧!”

辰砂遲疑地看向洛蘭。

洛蘭笑靨如花,向他伸出手。

辰砂釋然而笑,洛蘭心甘情願穿著婚紗的樣子,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樣!

他費力地伸出手,想要握住洛蘭的手。

他的眼神漸漸渙散,一瞬后,雙眼緩緩合上,手無力地垂落。

小朝和小夕趴在他膝頭,默默悲泣。

棕離目光哀痛地注視著辰砂。

忽然間,他耳朵動了動,察覺到什麼,側過頭看向紫宴。

紫宴無聲無息地靜坐著,雙眸緊閉,唇畔帶笑,一臉平靜怡然。

棕離探手過去,放在他頸側的動脈上。

身體依舊溫熱,心臟卻永遠停止了跳動。

棕離緩緩收回手,半仰起頭,面無表情地看向紀念堂高高的穹頂。

無數記憶在腦海里飛掠而過,從年少飛揚到青絲染霜,那些光華璀璨的人一一離去,最後只剩下了他。

棕離儘力想要控制,可最終還是難以抑制,眼淚奪眶而出。

曾經,這裡群星薈萃、光芒璀璨。

如今,風流雲散、星辰隕落,只有他們留下的光芒依舊閃耀在星際,指引著人類前進的方向。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