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九百層歸來 第13節 條件



第13節條件

其實王玟想過無數種和老人重逢的場面。

這大概是他輪迴一世后最大的念想。

上輩子的遺憾,如今可不能再犯。

想到這裡,王玟揉了揉眼睛,對著椅子上的老人展開一個大大的笑臉。

學院院長在一旁介紹道:“古蔀長,這位就是我們科學解密系的王玟同學,平時成績穩定,為人友善,與同學間的關係和睦。。”

他的話被老人抬手打斷。

老人仔細地看著王玟,忽然有些好奇地開口問:“我們以前認識嗎?”

王玟腦中閃過一幅幅曾經的畫面,努力搖了搖頭。

就算是上一世,雙方認識也得是幾年後的事了,現在這段學院時期自然是沒見過的。

“那就奇怪了。”老人面容古怪地說道:“你眼神里有一種特殊的情感,這不是第一次見面的人會有的東西,我人老眼不花相信自己不會看錯,說說看,這個糟老頭子,有什麼是比童組長還吸引人的,讓你從進門起一直捨不得移開視線?”

一旁的童曉蕾面無表情,只有耳根微微紅了些,老人不說她還沒注意,一說,她也覺得王玟的表現與昨天下午相比有些出入。

不過她心裡統一將這種現象歸類為普通人見到第一財團情報部蔀長的正常反應。

同樣的,王玟的回答也肯定了她的推測。

聽到老人的問話,王玟抿了抿嘴,短促地呼了一口氣,笑道:“能親眼見到第一財團情報部古蔀長,受寵若驚,情難自抑。”

“話說得倒是好聽。”老人佯裝不悅地打開話題:“一個百層內的情報就敢要我們情報部一百萬,胃口真不小啊。”

王玟太熟悉老人的表情了。

真怒還是假生氣,吵了那麼多年他一看老人的眼角就能瞭然於心。

此時此刻,在這個地方,重新見到那副懷念了七百多個日夜的表情,哪怕只是對方無意間露出的習慣,也令王玟幾乎控制不住情緒。

院長室內。

眾人發現,場面突然安靜了下來。

老人說完話后本該輪到王玟。

誰知他彷彿忘了出聲。

就那麼站在原地,一邊傻笑,一邊雙目發紅。

這個現象反倒讓身經百戰的老人有些措不及防。

聽手下彙報,眼前這個小夥子本來應該是個膽大心細的厲害角色,想著試試成色,看值不值得情報部打交道。

結果才一句談不上嚴厲的話,怎麼還給人說哭了呢?

老人迷茫,童曉蕾卻醒悟過來。

她早就猜測對方拿出的情報是他至親犧牲生命換來的。

如今肯定是遇到經濟上的困難才會忍痛拿出來變賣。

蔀長無心的話說不定觸到了對方的傷心處!

童曉蕾越想越確定,再抬眼看到王玟明明哀傷到肝腸寸斷卻還要為了不失禮貌強行微笑。

她低頭輕聲對老人說道:“蔀長,據屬下分析,這份情報對他來說應該很珍貴,甚有可能是至親之命換來的,所以他在我們測試情報時連塔都不願意進。”

老人沉凝:“你是說,他不是爬塔者?”

童曉蕾點頭:“查得很清楚,他從未進過世界塔。”

屬下的聲音字字入耳,老人臉上所有的皺紋都舒展了開來,做出一個驚呆周圍人的動作。

只見他朝王玟招了招手,和藹地說:“孩子,過來。”

周圍人驚呆了。

王玟也驚呆了。

‘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情報部蔀長會對我這樣一個素昧平生的普通人露出如此明顯的善意?’

‘是陷阱還是我的身份暴露了?’

‘不!不可能!輪迴的事沒有人會知道!’

‘那這又是怎麼回事?’

王玟腳下一點點向老人挪動,腦中翻天覆地拚命分析。

以他上輩子對老人的了解,除了自己人之外,對待敵人可謂是冷酷無情手段數之不盡。

如果這是一計。

那圖的是什麼?

情報嗎?

沒等王玟理出頭緒。

老人已經握住了他的手。

一邊慈祥地望著他,一邊拍了拍他的手背,輕聲安慰道:“苦了你了。”

聽著這句直直鑽入心臟的話,再看著老人近在咫尺的臉,王玟終於破防了。

渾身都在顫動,豆大的淚珠從臉上滑落。

他顫抖著嘴唇用盡所有的理智壓制著喉嚨間幾乎噴涌而出的那句“老古董,我好想你。”

王玟的真情流露,讓老人心中確定了童曉蕾的分析。

演戲人人都會,但這種由內而外刻骨銘心的情感不是演戲能演出來的。

他做了幾十年的情報工作,若是假的東西絕對逃不過他的眼睛。

確認了這一點。

老人看向王玟的目光變得愈發慈祥,在他眼裡,王玟的遭遇和他一樣,至親都死在了世界塔內。

都是這個破碎世界的可憐人。

既然如此,許多事情就好談了。

老人又拍了拍王玟的手,和氣地說道:“放心孩子,情報的錢一分不少打給你,以後有什麼困難也可以和我們聯繫。”

王玟看著老人的臉,深吸一口氣,擦了擦臉笑著搖頭道:“我說了,蔀長親臨就免費,尾款不用打給我了,定金我花了些,轉來轉去太麻煩,這樣吧,我多送一份情報抵定金。”

老人微微一愣:“你還有其他情報?”

王玟點點頭,戀戀不捨地從老人手裡抽回手,轉身向院長請示過後,用桌上的紙筆寫了幾行字。

將紙撕下遞給了老人。

老人接過紙,放遠了些眯眼看。

越看臉色越凝重。

幾遍過後,他手一抬,把紙遞給身後的下屬。

童曉蕾羅山等人都湊過頭一起看。

越看,一群人的臉色越凝重。

童曉蕾一個眼色,幾名中組組員迅速走到桌子前,收走了剛剛王玟用過的紙和筆,還用某種儀器仔細掃了幾遍桌面。

招呼都沒和院長打一聲。

當然院長看上去也沒什麼意見。

老人沉默了一會兒,抬頭對王玟說:“你這個情報,價值可遠遠不止抵定金那麼簡單啊。”

王玟點頭:“知道,我有條件。”

老人皺了皺眉,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向後靠到椅子上似笑非笑:“在這等著我呢,行吧,說說看你的條件。”

王玟看了看周圍一群情報部的人,一字一句地說:“我的條件是,情報部允許我至少每周有一次見到古蔀長的機會,說說話聊聊天呆個一天半天,這段時間內有什麼公事需要彙報的都先堆著,除非有特別緊急的大事否則不能有太多人打擾我。”

在場有一個算一個。

集體石化。

嘴巴一個比一個張得大。

王玟聳了聳肩:“情報已經完整地給到你們了,要是不同意硬耍賴,那我也沒辦法。”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