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小說> 都市 > 諸天從情滿四合院開始 > 45: 眼見不一定為實(加更,特別感謝您們的支持!)

諸天從情滿四合院開始 45: 眼見不一定為實(加更,特別感謝您們的支持!)

何雨柱一愣,連忙詢問道。

“冉老師咋了?”

三大爺自顧剝開一顆花生,沒好氣地道。

“冉秋葉父母都是華僑,就她這家那成分,你說還能怎麼了?”

何雨柱頓時反應過來,想起現在的年代,頓時點了點頭,不再言語,最後還是忍不住詢問道。

“那冉老師現在還在教書沒?”

“教啥教呀她自己現在每天都還得好好學習,進行再改造學習,上午學習,下午清洗廁所,打掃衛生啥的,不過她態度還挺好的!”

何雨柱沉重地點了點頭,冉老師這已經算好的了,最多算臭…老九,至少還能待在學校,如果是婁曉娥一家還沒走,現在估計…不敢想!

不過三大爺說起冉老師,並沒有多少幸災樂禍,他家成分好,現在至少還能上課,但是這年景,扎鋼廠還能發一半工資,至於三大爺,已經兩月沒見響了。

何雨柱也不想和三大爺談這個沉重的話題,但是想了想,覺得如果這時候,追求冉老師,自己應該希望挺大的,於是繼續問道。

“那冉老師現在還沒談對象吧?”

三大爺看了何雨柱一眼,哼了一聲道。

“沒呢,傻柱,不是我說你,現在不是以前了,現在以你的條件,隨便找一條件好的,不就行了,何必還去找冉秋葉”

何雨柱笑了笑,無奈地道。

“三大爺,你不懂,這樣吧,您明天幫我把冉老師下午約出來,我們見個面怎麼樣?”

三大爺喝著悶茶,沒有言語。

何雨柱無奈地給他再續了一杯茶,這才繼續說道。

“三大爺,這事也不讓您白忙活,還是我剛剛說的那話,這事辦成了,兩斤糖果,不二話!”

三大爺頓時想起何雨柱剛剛說的,又低頭看了看自己口袋裡面的糖果,隨即一咬牙站起身道。

“行,那這事就說定了,那你明天早點回來,下午五點半點,我叫冉老師來你家吃飯,怎麼樣?”

“行,行,那三大爺,謝您了!”

“行了,那我走了,傻柱,你這花生,那我就…”

“拿吧,拿吧,都是拿來吃的!”

聽到何雨柱這話,三大爺頓時眉開眼笑,也不把自己當外人似的,連忙把花生裝自己口袋,最後還不忘把杯子里的茶水喝乾,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看著三大爺離去,何雨柱無奈搖了搖頭,三大爺在算計這方面,也是一奇葩。

不過想到這年頭,不算機的人,估計也是有上頓沒下頓吧!

就比如秦淮茹,她許久未曾算計何雨柱,家裡過成啥樣子了?

不過,有時候,眼見不一定為實,此時秦淮茹家,剛準備開飯,幾個孩子端著碗,坐在桌前,眼巴巴看著秦淮茹打開飯盒裡面的菜。

看著白花花的五花肉,還有幾塊雞肉,幾個孩子全都咽了咽口水,就是那斜眼婆婆,也是眼睛瞪著。

秦淮茹面無表情地把飯菜熱了熱,最後才端了上來,放在桌子中央,又把窩窩頭端了上來,這才招呼幾個孩子開始吃飯。

幾個孩子的筷子在肉菜上夾得飛快,斜眼婆婆也是夾了一塊肥肉,咬了一口,感嘆道。

“還是傻柱帶回來的菜香,你說這都多久了?都快有一年沒吃到他家飯菜了!”

斜眼婆婆一邊吃,還不忘一邊發出感嘆,秦淮茹默默吃著窩窩頭,沒有去夾肉,而是夾著盤子里一些配菜,也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這頓飯算是秦淮茹家最近最好的一頓了,吃完飯,幾個孩子出去玩了,秦淮茹收拾桌子起來,她那斜眼婆婆卻是見秦淮茹在收拾,悄悄上前,語氣有些卑微,帶著討好地神情問道。

“兒媳婦,那…那還能給我三毛錢嗎?”

秦淮茹面無表情,頭也不回說道。

“沒有!”

斜眼婆婆卻並沒有放棄,有些哀求似的語氣繼續問道。

“就三毛,我胸口真太痛了,我已經好幾晚上沒睡好覺了!”

秦淮茹聽到斜眼婆婆那神情,眼中有一抹痛苦掙扎,最後還是臉上恢復平靜,放下筷子,轉身看上婆婆,語氣緩和些說道。

“媽,家裡真快過不下去了,扎鋼廠現在每個月才十幾塊工資,這點錢你說夠不夠家裡吃喝的你是真要逼死我們一家人嗎?”

斜眼婆婆聽到這話,眼眸一抹愧意一閃而逝,但是吃了這麼多年止痛片已經上癮,她是真難以戒斷,這已經是一個心病了,她還是做出做后努力,朝著秦淮茹說出最後的哀求。

“那我下個星期的錢不要了,你就現在給我三毛錢吧,我就吃這一回!”

秦淮茹看著面前這個肥頭大耳的老太婆,心裡的絕望又加深一步,她臉上一抹恨意湧現,最終化為一抹悲痛,濕潤眼眶,她擦了擦眼淚,站起身,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袋子,從裡面掏出三毛錢,丟在桌子上。

斜眼婆婆看到桌上的三毛錢,眼神頓時亮了,露出欣喜之色,連忙拿起,塞進自己兜里,隨即朝外看了看,見天色已經快黑了,頓時露出失望地神情,朝秦淮茹詢問道。

“醫院現在下班了吧?”

秦淮茹頭也不回,繼續收拾桌子。

斜眼婆婆或許知道現在買不到止痛片了,頓時有些煩躁不安地在屋裡打轉,也不縫製布鞋了,坐在炕上發愣。

秦淮茹沒去管婆婆,她收拾好桌子,突然聽到外面有聲響,朝外面看去,見秦京茹從門口走過。

秦淮茹連忙放下手上的事情,悄悄跟了出去。

秦京茹或許察覺到什麼,連忙加快腳步,朝里院小跑過去。

秦淮茹卻是不急不慢,跟在後面,直到到了許大茂屋,才敲了敲門,秦京茹躲在屋裡,卻是故意不聲張,當作自己沒在。

秦淮茹站在門口,冷著臉,再一次加重敲門聲。

最終房門還是被秦京茹打開,秦淮茹冷著臉走了進去。

“姐,這大晚上,你不回家吃飯,怎麼還來我這!”

秦淮茹冷著臉,看著一臉傻笑裝糊塗的秦京茹,她用很平靜地語氣說道。

“再借我二十塊錢,扎鋼廠這個月又是發一半工資,家裡沒辦法維持下去了!”

“二十!!!姐,你放過我吧!上個月十五,這個月又是二十,姐,我真沒那麼多錢,大茂每天就給我幾毛錢買菜,我省吃儉用一個月才存幾塊錢,全給你了,你這次要二十,我真沒有!”

秦淮茹卻是依舊冷冷地看著秦京茹,語氣緩緩說道。

“京茹,我是你姐,你現在過著悠閑的日子,官太太一個,你就沒想過你姐家現在過的是什麼日子?你想過你這小日子是怎麼來的?”

秦淮茹故意在最後一句話上加重語氣,對面秦京茹臉色一下有些蒼白,露出一抹祈求地神情看上秦淮茹。

(今天特別感謝各位的支持!真的感動,雖然的確走了不少棄書的讀者,我在這裡說一聲抱歉,一千個人,有一千種看法!我唯有努力更新,回報支持的朋友!)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