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月色動人 68.番外

凌霄&傅庭北

這是周凜的婚禮,傅庭北不想因為他與凌霄搶風頭,所以一直喝到天黑,他都默默地待在男桌,遠遠地望著在女客間遊刃有餘的凌霄,偶爾也會看看開心吃飯的寶貝兒子。刑警隊的糙漢們認識傅庭北,也知道傅庭北與凌霄離婚了,見兩口子互不理睬,大家默契地只喝周凜的喜酒。

夜幕降臨,周凜抱著林月去洞.房了,賓客陸續離席。

傅庭北隨著警隊眾人走出周家大門,天上一彎小小的月牙,還沒有門前貼著“囍”字的大紅燈籠亮,他朝走向各自座駕的朋友們擺擺手,然後單手插著口袋,閉著眼睛靠到了牆壁上。

見到凌霄,他精神亢奮,但他的身體很累。卧底一年,期間是常人無法想象的辛苦,收網的最後一個月,他每天睡覺的時間平均只有三小時,日夜走在懸崖邊上。任務結束,他第一個給周凜打電話,得知周凜今天結婚,他又連夜趕回來,下了飛機家都沒回,打車直奔這邊,去客房洗個澡換上周凜準備的新郎禮服,才人人模狗樣地出現在婚禮上。

嗯,周凜運氣不錯,老婆溫柔漂亮,原來周凜喜歡那個類型的女人,以前真沒看出來。

但,還是沒有凌霄漂亮,至少他這麼覺得。

傅庭北笑了,睜開眼睛。

對面就是仙女湖,晚風吹過,湖面上倒映著岸邊的柔和燈光。他找了一天,凌霄自己來的,沒帶她“移情別戀”的那個男人,是不是說明,他還有機會?周凜是他哥們,如果不是以他女人的身份,周凜會讓凌霄當伴娘?

越想,傅庭北胸口就越熱,他的女人啊,他的女人。

“媽媽,為什麼不在這邊住?”

門內傳來兒子不太情願的聲音,傅庭北精神一震,人站直了,手也從兜里掏了出來,他身後十來步,是凌霄的紅色寶馬。

凌霄牽著兒子走了出來,轉身,看到站在燈籠下的高大男人,她沒什麼表情,低頭看兒子。

傅南還穿著花童小禮服,見前面有個西裝叔叔,他好奇地仰頭。

傅庭北笑了,嘴角有傅南熟悉的、跟他一模一樣的酒窩。

“爸爸!”鬆開媽媽的手,傅南哭著撲了過去,壞爸爸,出差一年才回來,他還以為爸爸跟媽媽一樣不要他了。

抱著爸爸寬闊的肩膀,傅南嗚嗚地哭,比爸爸不在身邊的時候哭得還凶。

傅庭北緊緊抱著兒子,餘光卻看見兒子他媽擦肩而過,直接去了車上,坐的駕駛座,幸好,沒開走。

知道女人在等他,傅庭北越發放心,拍拍兒子肩膀,自然而然似的走到紅色寶馬後座。一手抱著兒子,一手拉開車門,女司機沒反對,傅庭北心落了一半,彎腰進去。

“爸爸,我好想你啊。”樹袋熊似的掛在爸爸身上,傅南淚眼汪汪。

“爸爸也想你,這次爸爸放了一個月的假,天天陪南南玩。”摸摸兒子的小腦瓜,傅庭北笑著說。

一個月的假?

傅南眼睛亮了,不敢相信地問:“真的?”

傅庭北用力點頭。

父子倆深情對望,駕駛座忽然傳來女人冷冰冰的聲音:“安全帶。”

傅南回頭看看媽媽,有點捨不得離開爸爸的懷抱。

傅庭北一心想追老婆回來,這會兒哪敢違逆女人的意思,立即將兒子放在旁邊的座位上,秒速系好父子倆的安全帶。感覺她好像在看他,傅庭北抬起頭,前面的車內後視鏡中,只有女人妝容冷艷的臉,目視前方。

傅庭北還想再看會兒,旁邊兒子拉著他手說話。

小學生的心比女人還細膩,傅庭北只好先哄兒子。

從青石縣回江市有兩三個小時的路程,傅南興奮了一天,抱著爸爸的大手問了很多很多,沒過多久,開始犯困。傅庭北親親兒子腦袋瓜,故意往左邊靠靠,讓兒子腦袋抵著他胳膊睡覺。

爸爸的手臂跟周叔叔一樣粗,傅南安心地睡著了。

沒了小男生的嘰嘰喳喳,寶馬車裡安靜了下來,只有行駛的聲音。

傅庭北看向駕駛座,因為給兒子當靠枕坐得偏,只能看見她白皙的側臉。她還穿著那條白色的露肩伴娘禮服,利落的短髮下,是修長雪.白的脖子,是一片瑩潤的單薄後背。她手握方向盤胳膊抬著,腋下那裡有點走光……

傅庭北忍不住想到了那些夜晚。

她白天像爺們,晚上特女人,腰細腿長,能要了他的命。

“看夠沒有?”凌霄突然問。

傅庭北瞥向後視鏡,對上她冷冷的眼,沒等他多看,她又移開了視線,專心開車。

傅庭北喉頭滾了滾,靠回椅背,低聲道:“一年沒碰過女人,對不住。”

凌霄意味不明地哼了聲。

這也算說過話了,傅庭北忽然覺得很困,掃眼車外,他閉上眼睛道:“我睡會兒,到了叫我。”

凌霄沒回,過了十來分鐘,她視線旁移,透過後視鏡,看見他疲憊的睡相。男人腦袋抵著椅背,下巴揚起,露出明顯的喉結,喉結下面,有一道細細的疤痕,去年離婚時還沒有,肯定是出任務時添的。

再看那張晒黑的消瘦臉龐,凌霄放慢車速。

家就在那裡等著他們,不著急回。

她這一拖,該十點到的小區,十一點多車子才緩緩停在樓下。

就在車子停穩的那一秒,傅庭北突地醒了,視線從模糊到清晰,看著駕駛座熟悉的女人背影,傅庭北竟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夢,本能地朝她伸手:“霄霄……”

凌霄沒動,車裡一片漆黑,他看不見她濕潤的眼睛。

但傅庭北的手最終還是沒碰到她,因為左肩上靠著一個娃,察覺那重量,傅庭北低頭,看著兒子熟睡的小臉,傅庭北慢慢記了起來,他回來了,身邊再沒有毒.梟匪幫,一個是他日思夜想的女人,一個是她給他生的寶貝兒子。

“下車吧。”凌霄解開安全帶,道。

傅庭北看著她下車,再看腕錶,竟然睡了三小時。

夜風吹過來,他精神好了些,抱起兒子,大步追上她,又不知為何落後一步。

心思都在她身上,跨進電梯,傅庭北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這是兩人婚後買的大房子,不是她自己那套。這麼說,她住在這邊?是跟兒子一起等他,還是,好心送他與兒子回來?

各種猜測,電梯到了,凌霄率先走出去,開門。

燈光打開,家裡一切都沒有變,當年離婚,她只帶走了個人衣物,房子還是離婚前的布局。傅庭北抱著兒子往次卧走,路過衛生間,他暗暗往裡喵了眼,發現裡面擺著她的洗漱用品。心裡突然敞亮起來,傅庭北心跳加速。

幫兒子脫了衣服蓋好被子,見她出去了,傅庭北立即跟上。

凌霄直接進了對面的主卧,熟悉的卧室,她穿著伴娘禮服,纖.腰長腿,背影勾人。

上,還是不上?

傅庭北眸黑如墨,裡面燃燒著黑色的火。

女人沒管他,打開衣櫃,取出睡衣,去了裡面的衛生間。

傅庭北跨了進去,順手,把主卧門關上了。

他坐在椅子上,三分鐘后,又坐到床上,又過了三分鐘,聽著浴室裡面嘩嘩的水聲,傅庭北受不了了,拉開抽屜,見裡面還有計生用品,傅庭北扯了三個下來,一個揣褲口袋裡,兩個塞枕頭下面,屋裡繞一圈,他“啪”地關了燈,然後走到浴室門口,背靠一側牆壁。

心咚咚地跳,水嘩嘩地流,流著流著,停了。

他聽見她走到門這邊,聽見她擦拭的聲音,黑暗中,傅庭北根據那聲音,好像能看到她的一舉一動,巾子擦過她修長的脖子,再一路往下……

傅庭北攥緊拳頭。

“門”終於開了,凌霄一邊擦頭髮一邊走了出來,剛跨出一步,就被人拽過去壓到牆上,如狼似虎。

“什麼意思?”凌霄沒反抗,漠然地問。

傅庭北死死地壓著她,俊美的臉幾乎貼著她濕.潤的臉:“你什麼意思?又想做我女人了?”

凌霄嘴唇動了,卻在開口前被他捂住嘴,他用力地捂著,聲音沙.啞:“我不管你怎麼想的,大半夜你穿成這樣出現在我面前,你主動送上來,就別怪我不客氣,我他媽不管你有沒有老公,進了我的房,就是我的人!”

她是他的,從高中開始就是他的,兒子都有了,誰也別想搶走!上次讓她離開,是因為他知道有任務,怕回不來,但從她跨出這個家門的時候,傅庭北就下了決心,他一定要活著回來,活著將她追回來!

毒.販差點抹了他的脖子,他為了她及時脫線,毒.販往他身上射槍子,他為了她,才從槍林彈雨中爬出來,看不到她,他死都不甘心!

“霄霄……”他沙.啞地叫她,大手撕.開她真絲的睡衣,上衣都沒空脫,單手戴上,狠狠進去。

凌霄抓緊他肩膀,儘管不適,還是忍了下來。

從門邊,到床上,傅庭北將他憋了一年的苦想,都給了她。

太久沒來,這場結束地有點快,但前所未有的激.烈過程足以彌補時間的不足。

傅庭北仰面躺著,胸口隨著呼吸高高起落。

凌霄趴在他左胸,貪.婪地聽他有力的心跳。

緩了會兒,傅庭北伸手打開燈,側轉過來,看她。

“瘦了,想我想的?”傅庭北摸她殘留紅.暈的臉,老婆吃到肚子里了,心定了,男人痞氣上來,開玩笑:“是不是離婚才發現,別人都沒我強?”

凌霄望著頭頂痞笑的男人,心裡有點無奈。

高中時候,他還挺清純的,會臉紅,會在她面前裝正經,後來跟周凜進了警.校,倆人都從青.澀少年蛻變成了高大魁梧的糙漢,一個比一個不要臉。

“嗯,是沒你強。”凌霄似笑非笑地說。

傅庭北卻一下子變了臉色,黑眸危險地看著她:“你真跟他睡了?”

凌霄挑眉,彷彿在問,是又如何。

傅庭北臉是黑的,但已經發生的十,他沒法管,只能狠狠地睡回來,叫她知道誰才是最適合她的男人!

大手摸到枕頭下,傅庭北跪直身體,正要撕開袋子,忽然發現她白豆腐似的平坦小腹,居然有道猙獰的疤痕!

手一抖,傅庭北慌了,相碰她的疤又不敢,聲音顫抖:“怎麼弄的?”

凌霄坦蕩蕩地躺著,笑著道:“他喜歡重口味,我受不了,就回來找你了。”

傅庭北不信,終於摸上她的手術疤痕,目光沉痛地看著她:“凌霄。”

叫她名字,這是非常非常正經了,凌霄嘆口氣,將人拉下來,她抱著他腦袋,輕飄飄地道:“長了個瘤子,不想耽誤你的事,就自己去北京了。”

傅庭北埋在她肩窩,死都不怕的男人,卻在此時濕了眼眶。

什麼瘤子?肯定很嚴重,不然她不會故作狠心離婚。

“對不起,對不起……”男人哭了,伏在她懷裡,一遍一遍地抱歉。他做了一個緝毒.警應該做的事,他對得起國家對得起警徽,卻對不起家裡的女人與兒子,連她做那麼大的手術,他都沒能陪在身邊。

“至於么?”凌霄嫌棄地托起他臉。

傅庭北立即低了下去,不叫她看。

凌霄非要看,傅庭北突地跳下床,以最快的速度關燈,再重新回到她身邊。

凌霄不再逗他,輕輕地拍他肩膀。

“下個月,我申請轉業。”情緒穩定后,傅庭北握著她手道,聲音堅定。

凌霄卻冷了下來:“別讓我瞧不起你,你有你的工作,我有我的事業,我不想為你當家庭主婦,也不需要你為我放棄警服。”

傅庭北沉默。

凌霄抱住他脖子,主動送上一吻:“林月跟周凜說,讓周凜做他喜歡做的,對你,我也這麼想。”

傅庭北想說的話,都梗在了喉頭,不知過了多久,他以另一種複雜的心情,慢慢地摸她的疤:“當時,怕不怕?”

怕不怕?

一個人躺在白色的病床上,生命里最重要的四個男人,爸爸哥哥老公兒子,兩個都不在身邊,她大部分時間都是不怕的,可最後的時候,她怕了,怕自己治不好,怕兒子早早沒了媽媽,怕他沒了等他的女人。

“知道我最怕什麼嗎?”抱住他,凌霄輕問。

傅庭北安靜地等著。

“怕你不回來。”凌霄笑著說。

傅庭北什麼都沒說,死死將她勒到懷裡。

他不會死,為了她跟兒子,他會拼盡一切,努力地活著。

.

聖誕節的時候,周凜、林月來傅家過的。

林月預產期在三月,現在肚子已經很大了,凌霄上個月剛測出懷了二胎,還沒顯懷。

女人們在沙發上聊天,傅南負責端茶倒水,廚房裡面,周凜、傅庭北一人系條圍裙,準備今晚的聖誕大餐。

“刀工不錯啊。”聽著周凜噹噹當切肉絲的聲音,傅庭北真心誇道,“想當年讀高中,周末在你那邊吃,不是泡麵就是速凍。”

周凜瞥眼傅庭北手中雕到一半的紅蘿蔔,黑眸里直冒冷氣:“我那會兒不會做飯,你個孫子在我面前裝不會,叫了女人過來,五星級酒店的大廚都沒你行。”

林月忍不住笑出了聲,看向凌霄,傅南不懂,仰頭問媽媽:“女人是誰?”

凌霄摸摸兒子腦袋,再指指自己。

傅南瞅瞅廚房裡做飯特別好吃的爸爸,懂了,原來爸爸媽媽讀高中的時候就在一起了。

爸爸有媽媽,周叔叔有老師,小學生突然冒出一個偉大的志向,大聲道:“等我上高中了,也帶女朋友回家,給她做飯。”

“好好讀書,不許學你爸。”凌霄嚴肅地教育兒子。

廚房,周凜得意地附和:“對,不能早戀,早戀找到的女人都是歪瓜裂棗,看我,三十歲才找女人,一找就找了你們學校數學組最漂亮的女老師。”

誇自己老婆損他的,傅庭北從後面踹了他一腳。

傅南可聰明了,大聲反擊周叔叔:“我媽媽說了,老師是鮮花,你是牛糞,老師眼睛被粉筆灰迷了才會喜歡你!”

林月捂住肚子,凌霄敞開懷哈哈大笑,周凜氣得朝小學生扔蘿蔔根:“找揍是不是?”

傅南嘿嘿地躲到了老師後頭。

凌霄摸摸林月的大肚子,又拿孩子們逗樂了:“林月,你這胎要是女兒,就給我當兒媳婦吧!”

林月看傅南。

傅南一臉懵懂,媽媽的兒媳婦是誰?

廚房周凜又吼了:“凌霄你就說吧,林月生完孩子你別想進我們家門!”

凌霄不在乎,抱著林月道:“行啊,我接林月跟我兒媳婦來我們家住。”

當天晚上,周凜開始對著林月肚子念經:“如果你是兒子,記住不能高中早戀,要學爸爸,如果你是女兒,記住凌阿姨是壞阿姨,不許偷偷去他們家玩。”

林月無語,玩笑罷了,至於這麼認真嗎?

周凜不認真不行啊,傅南才六七歲就那麼懂得哄女人開心了,他的小月牙真是女兒,被拐跑的危險太大。

有時候周凜就想,乾脆生兒子得了,可又怕兒子跟傅南一樣氣他。

三月里,林月生孩子的時候,周凜就陪在身邊。

林月順產,還算順利,第二天早上,生了一個六斤多的小月牙,女娃娃!

醫院裡同一天出生的寶寶臉都有點皺,唯獨周警官家的小月牙臉蛋細溜溜的,睡醒了,烏黑的眼睛跟她娘的一模一樣。抱著自家娃,周凜心都要化了。

“妹妹好小啊。”耳邊突然傳來小學生的聲音,周凜這才從爸爸女兒的二人世界中走出來,然後就看見,傅南不知何時湊過來了,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小月牙,凌霄繞到林月另一邊坐了,也不管管她兒子。

“小孩子不能碰。”周凜及時撥開小學生的胖手指。

傅南眨眨眼睛,詢問地望向床上的老師。

林月嗔了周凜一眼,難道他真打算防一輩子?

傅南懂了,將周叔叔的謊話當成耳旁風,他靠得更近,開心地,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妹妹的臉。

被戳了,女娃娃歪了歪腦袋,似乎不太願意讓傅南哥哥碰。

周凜立即轉身,用寬闊的背影拒絕傅家的小學生騷.擾他女兒。

可是孩子們長大後會有什麼樣的故事,他哪會猜到呢?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