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小說> 歷史 > 後漢長夜 > 第七十一章 初戰

後漢長夜 第七十一章 初戰

梁禎籌糧的方法沒有想出來,黃巾軍大舉來犯的消息卻傳來了。

“報!”駝背衛大連滾帶爬地撲進公廳,“司……司馬……黃頭巾……數不清的黃頭巾……”

“到哪了?”梁禎“咻”地從還未坐熱的梨花木太師椅上彈起身子,左手下意識地握住刀柄,濃濃的睡意在頃刻間便煙消雲散。

“離……離浭……浭水……西……西岸十里。”

“再探!”

“諾!”

“來人,吹號!”

梁禎的第一面將旗高一丈五尺,旗杆頂上系著紅色的流蘇,旗幟的底色是藍色的,四角鑲嵌著四條黑蟒,中間一個大大的白底圓圈,圓圈正中,綉著一個筆走龍蛇,銀鉤鐵畫的“梁”字。

“或許,我就要死你下面了。”梁禎握著碗口粗的樺木旗杆,心中五味雜陳,他作了兩年多的將旗夢,今天終於圓了,可是,這圓夢的代價,也未免太大了。

梁禎也是打過好幾場打仗的老兵了,然而這一次,他的呼吸聲卻大得跟拉風箱一樣。因為,放眼望去,浭水對岸,就是黃色的一片,一點昨天的主色調——白色,都看不見了。

“這……這得多……多少人?”不止是馮良,就連身經百戰的耿有田也不淡定了。

“不管多少,我們都得守住這橋。”梁禎強作鎮定道,心中卻將自己罵開了花:我就是瘋了,才會帶七百人來跟這看不見盡頭的黃巾軍硬碰硬!

“丁盈……霜。帶騎士們去東北邊的那座小山裡。戰機你自己把握。”梁禎用馬鞭指著浭水上游約七八十步遠的那座小山,這座小山丘,乃燕山的余脈,山丘上長滿了銀裝素裹的植被。

“好。”黑齒影寒毫不猶豫地應了聲,撥馬便走。

“慢著……”

“嗯?”

“小心。”

“嗯。”

“單沉!”

“在!”單沉洪亮的聲音,從梁禎左手邊約五步遠處傳來。

“帶著你的屯,在離橋頭六十步的地方,設立第一道防線。”

“諾!”單沉重重地應了聲。

“有田!”

“在!”梁禎右手側,耿有田拱手道。

“你帶一隊精壯刀牌手,在軍陣後方五十步處,設立防線。若有退過此線者,斬!”

“諾!”

“馮良。”

“在!”

“你指揮長戟兵,配合單沉部,務必將過橋之敵擋在軍陣之外。”

“諾!”

“其他人,聽我號令行事。”

“諾!”

“諾!”

一時間,軍陣之中,鼓聲隆隆、號角連連,兵卒們在各自長官的帶領下,開始變陣,大敵當前所帶來的的壓力,令他們每個人都褪去了往日弔兒郎當的神色,變得沉穩、冷靜,因而一炷香功夫,他們便已經整理好了隊形。

這個軍陣中,第一排是方盾兵,第二排是長戟兵,第三排則是弓箭手,這三排,共同組成陣“牆”,第四排是他親自率領的刀牌手,這些人是雲部的主力,也是軍陣中唯一的機動力量,至於耿有田的五十刀牌手,則是梁禎懸在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用來儘可能地激發大夥的潛能,拖延崩潰的時間用的。

另一邊,黑齒影寒帶著十個騎士來到了梁禎所指的小山丘,可這個山丘,卻並不如他們遠看上去的那般平坦,馬匹踩在上面,是一腳深一腳淺的,慢跑時還好,要是全速衝刺,保準會摔倒。

“回山腳。”黑齒影寒不敢冒險,率軍返回。

“四郎,如果在山腳,我們就沒了居高臨下的速度優勢了。光靠這七八十步的距離,恐怕戰馬的速度也加不了多少。”一個西涼兵憂心忡忡道。

四郎是黑齒影寒新想的名字,因為她在跟這些兵卒們打交道的過程中,發現這個名字,簡直是太接地氣了,用來掩蓋她的身份,簡直是再好不過。

“一旦戰況焦灼,我們便是破局的關鍵。”黑齒影寒回頭一笑,“所以,你們都金貴著呢。山路太崎嶇,我不能冒險。”

“四郎,讓我第一個,我保證能殺穿他們!”張全福左手拍著胸脯,右手舞了個槍花。

“不用,這次不需要殺穿他們。”

“哦?這是何意?”一句話,說得西涼勁卒們個個撓頭,他們從軍多年,可從來沒聽說過騎戰還要主動陷在對方陣中的。

“浭水寬六丈,我們的盾牆離橋頭六十步,這個距離,恰好在我方弓箭的射程之內,黃巾軍不可能從容地擺開戰陣,他們要想取勝,就必然得速戰速決。而要迅速找到突破口,黃巾軍的頭目就不能呆在河對岸。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並殺了他。”

“原來如此,而河的這邊的空間,並不足夠讓黃巾頭目帶著一大群衛兵過來,所以,他身邊的防備,一定很薄弱!”張全福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讚歎道,“四郎真有你的!”

可張全福身邊那幾個經驗豐富的西涼勁卒對此,卻是不置可否,因為經驗豐富的他們,在見到實際戰果之前,都不會對任何新奇的理論表態。

浭水對岸,黃巾軍也在相三臣的指揮下,竭盡全力地擺開隊列。相三臣所面臨的情況,比梁禎還有嚴重,一來,他手下的兩萬兵士,同樣缺乏最基本的訓練,連排列整齊都做不到。二來,這些兵士的武器裝備,還多停留在刨木作甲、削竹為槍的層面上,跟河對岸的官軍,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總旗官。官軍在離橋頭約六十步的地方擺開陣列,是要迎戰我們咧。”相三臣身邊,一個五短身材,卻蹬著一雙拳頭般大小的眼睛的黃巾軍漢叫道。

“呦呵,終於有一個不怕死的了。”總旗官右手側響起一把輕蔑的男聲,“總旗官,讓我去保准殺得屁滾尿流。”

“好,羅才,你帶兩千人直衝過去,本將隨後照應。”

“諾!”

總旗官右手側那個叫羅才的高瘦漢子應了聲,手一揮,便帶著本部兵馬一擁而上,鬧哄哄地衝上石橋。

“這是完全不講章法啊。”八尺鄧遠在梁禎耳邊嘀咕。

那邊,黃巾軍的前鋒已經衝到橋中間,領頭的那幾個,無不是身披鐵甲,膀闊腰圓,手執大刀之人,而緊跟其後的人,雖也披甲持刀,可身子骨,卻明顯要瘦弱些。

“弟兄們,穩住!”第一排的單沉雙肩一沉,用盡全身力氣壓住方盾。

“架戟!”第二排的獨眼馮良一聲令下,盾牆之上,忽地長出百十根尖刺。

“司馬,六十步!”

“再等等。”

“五十步!”

“沉住氣!”

越來越多的黃巾軍漢涌過橋,可他們卻並不停下,而是一股腦地直往盾戟牆上撞,唯一能夠證明他們還是有指揮的,或許就是後方的黃巾軍在慢慢地散開。

“三十五步!”

“再等等。”梁禎眯起眼,盯著跑在最前面的那個黃巾軍。那軍漢,一身鐵鎧,包得只露出一雙眼睛,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這鐵鎧的胸甲正中心處,還刻著一個大大的“漢”字。

“三十步!”

“放!”梁禎手一揮,他眼前,登時升起一團黑雲。

“撞擊準備!”單沉怒聲吼道,“穩住!”

“轟”黃巾鐵甲漢們惡狠狠地撞在盾牆上,盾牆上的長戟,登時短了一大截,而那些鐵甲漢,有的也被扎了個對眼穿,而有的,竟又搖搖晃晃地站了起身,揮刀猛砍盾牌,或是方盾上伸出的長戟。

“弓箭手後退!”梁禎大聲吼道,身邊的傳令兵一聽,立刻跟著扯起嗓子吼了起來。

“刀牌手,補位!”

軍陣正中,煙塵慢慢地升起,“橐橐”的腳步聲也慢慢地傳進梁禎的耳朵。聽著這熟悉的軍靴聲,梁禎忽然覺得,自己心裡,踏實了不少。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在計劃之中……一切都在。

黃巾軍頂著漫天的箭矢,一排排地從橋上衝下來,就有如長江的後浪,一刻不停地推著前浪往盾戟牆上撞去。

“穩住!”單沉將身子完全隱沒在盾牆后,用盡吃奶的力氣摁著沉甸甸的方盾,可縱使如此,那方盾卻依舊像怒海中的扁舟一樣,忽左忽右,隨時都有翻覆的危險。

“給我使勁扎!用力!”獨眼馮良喊啞了嗓子,他的雙臂,在連續挑翻六個黃巾軍漢后已經酸麻難忍,而且他手中的長戟也已經變形,戟尖更是整個兒不見了,或許是卡在哪個倒霉蛋的肋骨裡面了吧?

“轟”一個方盾兵終於氣力耗盡,身子一軟,整個人便被盾牆外的人浪頂著往後飛去,連帶著壓翻了身後的長戟兵,就這樣,盾戟牆出現了一處小缺口。

“破陣了!”

“破陣了!”黃巾軍大聲吼著,不要命地從這個缺口處沖向軍陣內部。

黃巾軍漢們手中的,多是靈活的刀具,而組成盾戟牆的漢軍手中的,卻是沉重的方盾和笨拙的長戟,因此,在這種面對面的距離內搏鬥,漢軍吃了大虧,尤其是第一個衝進來的黃巾軍漢,手中的鋼刀舞得虎虎生風,眨眼間便砍翻了兩個方盾兵,兩個長戟兵。

“刀牌手,堵住缺口!”梁禎在馬上看得真切,趕忙指著那個方向喝道,“五隊!五隊!堵住五隊的缺口!”

“弓箭手,阻擊橋口處的敵人!”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