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小說> 都市 > 別逼我出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這是,被針對了?

別逼我出手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這是,被針對了?

頃刻間,方才還醉生夢死,人煙稠密的船艙已空空蕩蕩。

可遊艇再大也就這麼點,當那些逃亡的名人們發現自己並不是殺手的目標之時,個別膽大的甚至貼在窗邊,瞪大眼睛向裡面偷看。

心裡雖是嘭嘭直跳,但是好刺激的說。

劉雲翔被逼在角落,他靠著牆壁,目光緊緊盯著那蒙面人,剛想說話,就見那人再次揚刀,腳尖在地面一點,玲瓏的身軀已經輕盈躍起。

保鏢早就做好了準備,瞧見目標人物身在空中,無法躲閃,默契的一起扣動扳機。

一陣狂躁的掃射。

就見那蒙面人在空中身形旋轉,刀光揮舞間已形成白色的大網,被劈開的子彈一顆顆鑲入後方的艙壁,頃刻間變成了蜂窩狀。

待彈夾中的子彈打光,那幾個保鏢看著渾身毫髮無傷的蒙面人,都瞪圓了眼睛。

不過,心裏面即便再怕,作為劉家保鏢的尊嚴也不許他們後腿。

四個人扔了槍,從腰后拔出匕首,衝過去擋在劉雲翔與蒙面人中間。

一個平頭保鏢道,“少爺,我們擋住他,你快走!”

劉雲翔毫不猶豫,一溜煙似的跑出了船艙。

外面大雨滂沱,電閃雷鳴,狂風捲起黑色的海浪,湧上了甲板。

其實比起艙內,也安全不到那去。

還沒等他在外面找到一個安全的藏身點,那蒙面人已經握著長刀從艙內走出,冰冷的眼神借著電光中四處搜尋劉雲翔的位置。

殺手搜尋獵物的本能何其強大,幾乎沒過幾分鐘,她就發現了獵物的身影。

劉雲翔扶著船艙,因為恐懼與寒冷,凍的瑟瑟發抖。

他眼睜睜的看著殺手靠近,在強烈的求生欲的支持下,狂叫一聲,轉身就跌跌撞撞的逃跑。

冷汗與海水暴雨打濕了衣服,粘連在身體表面,黏糊糊的說不出的難受,猛然間,他發現前方的房間里有燈亮著。

奔過去推門而入,氣力已是用盡,直接摔倒在房內,這時,他才發現,這裡是駕駛艙。

穿著白色制服的船長坐在駕駛椅上,口裡咬著一根雪茄,隨著他的吸煙的動作,雪茄前段紅色的火光一明一暗,明暗時的時間間距竟然也很長。

劉雲翔已沒有了那種睥睨天下的豪邁,此時像一隻剛從水桶中逃出的老鼠,四肢並用,連滾帶爬的蹭過去。

“湯姆叔,救我!”

白制服船長濃眉虎目,整齊的鬍鬚看起來頗具威勢,一眼掃過身邊的劉雲翔,如電的目光已經接上了蒙面人。

“躲後面去!”他的嗓音低沉而有力,帶著不用質疑的語氣。

劉雲翔戰戰兢兢的爬起,躲在一旁,心裏面默默加油。

“老湯姆,你可一定要爭氣啊!”

“你是誰,好大的膽子,竟敢對我家小主人動手?”

蒙面女冷笑,也不搭話,以刀為劍,向前刺出。

只見一點寒光,直刺船長咽喉。

刀鋒犀利,刀身嗡鳴,竟有破空之聲,威勢赫赫。

老船長面對兇狠的一擊,腳下未動,只是將手從右向左一抓,只聽見嘩啦一聲,一道水流宛若蛟龍從駕駛艙外向蒙面人席捲而來。

蒙面人正向前沖,身形飛快,那水流卻是更快,待她察覺到身後危險時,那水流就已撞擊在她的身軀之上。

好似被巨石撞擊,姣好的身形一瞬間失去了平衡,被狠狠的撞在牆壁上。

劉雲翔看到這一幕,似乎迴光返照般臉色潮紅,緊緊的攥著拳頭。

就差給湯姆叔跪下了。

不過很快,他又笑不出來了。

那蒙面人用到抵在地上,支撐著自己站起來,臉色泛著蒼白,狠狠的盯了一眼瑟瑟發抖的劉雲翔。

一扭頭,轉身就逃。

“別讓她跑了,抓住她,我要讓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劉雲翔尖叫著,滿眼怨毒,剛才害的我那麼慘,怎麼也得出了胸中這口惡氣。

說話間,船長已經追了出去。

只見海浪濤濤,掀起兩丈多高的浪,翻滾不休,那蒙面人站在船頭,回身剜了船長一眼,縱身一跳,身形已不見了蹤影。

“想逃?”

昏暗中,船長的聲音響起,遊艇周圍的海浪霎時間洶湧,水下似有無數蛟龍咆哮遊動。

緊接著,一條海水形成的蛟龍躥出漆黑的海面,口中銜著剛才的蒙面女人。

此時,她受到了驚嚇,四肢瘋狂搖擺,踢打龍頭,卻發現所有的努力毫無效果。

更令她恐懼的是,另一條水龍也竄上水面,緊盯著自己,須臾,張開巨口撲去。

二龍搶食,場面一度十分血腥,遊艇中的人群看到這恐怖的一幕,紛紛閉上眼睛驚叫。

這次風暴來的快,也去的快。

過了一陣,烏雲散開,露出漫天星斗,星光散在海面上,微光粼粼,一抹弦月在仙境般的海洋上空。

中年湯姆駕駛遊艇向著岸邊駛去,靜寂的夜空中傳來遊艇破浪前行的陣陣聲濤。

那名蒙面女人,沒有人知道她是誰,也沒有人知道她來自哪裡。

只留下一個可怖的畫面,烙印在當晚在遊艇中的人們腦海之中。

時不時提醒他們那晚,發生的恐怖一幕。

這種事是瞞不住人的,第二日,數十個網站與報社雜誌社同時刊登了這起駭人聽聞的襲擊。

古國三大世家未來的繼承人與許多知名企業管事人舉辦商業活動之時,被不明殺手襲擊,幸好保安人員奮不顧身,危急時刻,以自己的生命與鮮血築起人牆,擊退了殺手。

但是可敬的他們,卻幾乎全滅。

事後不久,劉家掌託人劉老爺子就召開新聞發布會,痛斥了這種令人不齒的暗殺行為,並表示劉家毫不畏懼,要與邪惡勢力鬥爭到底。

...

對於這個消息,與劉家有隙的家族莫不鼓掌叫好,只是對於劉雲翔毫髮無傷感到有些可惜,也鄙視了這名殺手的不職業業務能力。

表面上,經過這次遇襲之後,除了劉老爺子召開了一次新聞發布會後,再也沒做出一點動作,劉家人也低調了許多。

但所有人都知道,這隻不過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用不了多久,這個實力深不可測的家族將會掀起腥風血雨。

就在劉家暗地裡調查的時候,姜天成和馬起正坐在一塊,饒有興趣的討論著劉家接下來會做什麼。

而露西正式出山,重新擔任馬起的貼身保鏢。

“劉家人這段時間的小動作挺多的,聽說他們好像滅了幾個國內的殺手組織。”

姜天成眉毛一挑,“是么?”

“大哥,你這是什麼懷疑的眼神?我們三大世家很強的好么。”

馬起欲哭無淚,看著姜天成一臉懷疑,不屑一顧的眼神,就覺得自己的反駁就像拳頭打棉花,好無力道可言。

苦笑著撇頭看了露西一眼,見這個長相標緻的歪果小妮子這會也和自己一樣,自傲中帶著幾分羞愧,正垂頭望著自己的腳尖,好似根本沒有聽到二人的談話。

想想也是,自從第一次遇見姜天成后,自己處境就好像危險了幾百倍。

往日里來襲擊自己的人不是傭兵,職業殺手,要麼就是有幾分實力的超能者。

那時候有著A級的露西在一旁照看,來的那些牛鬼蛇神都被露西和保鏢打發了。

之後呢,各種S級大佬輪番上陣、紛紛粉墨登場,搞得他幾乎以為外面變天了。

大能遍地走,S級多如狗。

現在看來,世道沒變,是自己的眼界太高了。

成天和姜天成攪和在一起,又認識了幾個異能人士,有段時間,他覺得自己甚至能夠組建一隻S級的加強連作為保鏢。

當然,這事是不可能成功的。

榮曼吟一道細小的紫電就教他做人。

人吶,還是要腳踏實地,不要做什麼白日夢。

如今想想,在這哥們面前,那些保鏢、甚至露西,連看都不夠看。

“好吧,好吧!方才的話當我沒說。”

姜天成笑著搖搖頭,道,“你放心,你若是有事,我會幫你的。”

“哥啊,你知道這話我等了多久了嗎?”

馬起做出一副深受感動的樣子,誇張的演技令姜天成直皺眉頭。

“得了得了,浮誇!”

姜天成被他直接逗樂了,笑了會,面色一肅,沉聲道,“劉雲翔此人,你了解多少?”

“這個人吧,一般般了,雖然打過不少交道。你也知道的,我自家的事都忙不過來,哪裡還顧得了其他。”

“哦?”姜天成對馬家的事情還是有些了解的,問道,“情況怎麼樣?”

“嘿嘿!”馬起自信一笑,“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只要他們不下黑手,我還是很有希望的。”

他靠上椅背仰頭看著上方,嘆道,“我寧願家裡和和氣氣的,也不想做著勞什子家主。”

“世事不由人吶!”

姜天成介面道,“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緊。事情要是成了,你放他們一馬也就行了。”

兩人聊著,一名秘書模樣的人突然闖了進來。

“你幹什麼,沒看到我和天成哥說事情嗎?”

那人先是一驚,心虛的低頭認錯,道,“少主,又發生大事了。”

“嗯?”馬起蹙眉凝思,“什麼事?”

“劉家大少爺劉雲翔,又被刺殺了。”

“什麼?”

馬起驚覺而起,不可思議的看著姜天成,“天成哥,劉雲翔這是捅了馬蜂窩了,這麼針對?”

...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