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列車[無限流] 番外十九

番外十九
2023年春天

“姓名:徐青竹,蓬萊——玲瓏塔,2025年3月10日09:00 計數:壹”票面是紅色的,方方正正和普通火車票沒什麼不同,徐青竹強自鎮定著把它翻過去,發現另有幾行小字:

要求:停留在玲瓏塔中

時限:七天

歸程:2023年3月20日 09:00

這是什麼意思?

玲瓏塔又是哪裡?

她慌亂地想把用黑色繩索掛在脖頸的車票摘下來,後者卻像附骨之疽般不肯離開。



新型詐騙手法?

魔術?

綜藝節目?

幾分鐘之後徐青竹放棄努力,看看手錶剛好九點整,把注意力集中在身周:置身之地是長方形密封車廂,有個帶床鋪的小小隔間,對面則是寬敞車門,兩端也各有隻能容一人通過的狹窄門戶,顯然能通往其他車廂。



我明明在出差的高鐵上啊?

打個盹兒的功夫怎麼到了這裡?

徐青竹本能地用指甲狠狠掐自己一下,可真疼,印痕都出來了——不是夢。



試著推動對面寬敞門戶,可惜動也不動。

再到兩邊敲敲打打,左邊杳無音訊,右邊卻傳來慌亂敲打——是人吧?

瞧著門戶上的拉手,徐青竹想發力卻有點害怕,又縮了回來。



九點整了——哎?

怎麼回事?

剛才就是九點整,自己沒頭蒼蠅似的在車廂里折騰,起碼過了十分鐘,怎麼還是九點整?

徐青竹驚呆了,左邊卻忽然傳來動靜。



砰砰,規律且有力,徐青竹直覺認為敲門的人很有自信也很有理智,比右邊那人強得多了,咬咬牙開了門:總不能這麼憋在裡頭。



果然是個滿身勁裝的中年男人,扔下句“十六號”便徑直朝對面走去,砰砰敲打起來。

他腰間小腿鼓鼓囊囊,像是帶著武器,徐青竹明智地閉緊嘴巴。

右側小門也開了,果然是個驚慌失措的中年女人,男人叫她“十七號”便繼續朝下一個車廂進發。



足足經過六個車廂才停下來:面前小門怎麼都敲不開,也不知裡面的人是死是活。

“傻B”成年男人罵了幾句,又說了句“都機靈點”就大步踏回來路。



怎麼辦?

徐青竹和另外六人面面相覷,只好互相使個眼色跟著他走了。

她自己車廂左邊也是空的,又徑直走過四節車廂才看到其他人: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神色緊張地說著什麼,見到中年人都露出笑容。

“大遲,才這麼幾個?

廖隊朱隊剛把地兒騰出來。”



被稱為大遲的中年人也笑笑,轉身對著七人說:“都把嘴閉上,最後給你們提問時間;每人兩分鐘自我介紹,十六號,你先來。”



他們是瘋子?

不,不像,起碼有兩人受過專業訓練,其他三個也身手靈活;背包和行李箱都結實且便於攜帶,個個都帶著武器——用幾秒鐘判斷的徐青竹猶豫一下還是開口了。

“徐青竹,北京人,25歲。

本科畢業,職業是策劃,也兼職市場,英語口語還行……”

大遲不耐煩地上下打量她:“練過沒有?

有什麼特長?”



練過?

要打架么?

徐青竹連忙點頭:“每天跑兩公里,每周三次健身房……”

“這邊。”

大遲指著車廂左方,把目光投向後面:“十七號,快點。”



那位中年女人很有點胖,自我介紹是會計,話沒說完就被安排到車廂右方。

其餘五人只有兩個加入徐青竹行列,另外三個都不太合作,嚷著“你們是幹嘛的?”

大遲單手一翻,一柄明晃晃的開衫刀被舉在眼前,這三人頓時不敢吭聲了。



大遲哼了一聲,收起刀子拎起脖子上車票:“都看見了吧,以後只要這上頭出現任務,所有人都得照做。

你們是三等座第一場,回到蓬萊再進任務就得組隊了。”



“蓬萊?”

“三等座?

你是幾等?”

“玲瓏塔是哪裡?”

亂七八糟的聲音響起,立時把先來的五人惹煩了。



一位看著像首領的男人喝道:“讓你們說話了嗎?

不願意聽滾蛋!”



好漢不吃眼前虧,眼見形勢詭異的徐青竹便閉上嘴巴,其他幾人也安靜下來。

只聽大遲又說:“都記著點,每場任務二十四個人,三個五人隊加九個新人。

這場是玲瓏塔,廖隊和朱隊兩個二等座,我們是三等座,隊長是這位馮隊。”



沒有一等座么?

徐青竹本能地想提問,好在大遲已經答了:“一等座輪空,回蓬萊你們就知道了,一等座統共才十來隊,大半任務遇不上。

行了,基本就是這麼個情況,這場是靈異任務,兇險的很,都放機靈點,別礙事,要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靈異任務?

鬧鬼的?

平常從不看恐怖片的徐青竹頓時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壯著膽子問:“師傅,請問,任務分幾種?

除了這個靈異的還有別的嗎?”



大遲隨口答:“物理任務,不鬧鬼——快到站了!”



果然,對面寬闊車門忽然玻璃似的亮堂起來,能看到外面景物:是古代!不是高樓林立的現代都市,倒是灰牆黑頂的宋元城池,倒有點像央視播放的《水滸傳》玲瓏塔,塔?

宋朝的塔?

徐青竹滿腦袋漿糊,瞧瞧身旁兩人,壯著膽子朝最近一位看上去和善些的年輕男人說:“師傅,請教一下,我們該怎麼辦?”



“快下車了。”

年輕男人指指脖子上車票,友好地笑笑,“我們也是三等座,都得在塔里待七天七夜呢,有什麼問題到時候再說吧。”



張大眼睛細看,徐青竹發現他車票背面字跡和自己完全相同,倒是放下心來。

馮隊和大遲正聊著另一節車廂的二等座,聽起來對方很厲害,三個人都有守護神——那是什麼東西?



馮隊又說,“要是廖哥他們早點殺了護塔幽靈,能帶你們四個出去碰碰運氣就好了。”

大遲也挺憧憬,卻不太敢抱希望:“他自己隊里還有兩個人呢。

聽說過么,廖哥手裡不但有護身符,還有福哥留下來的鵝卵石和一枚天馬羽毛。”



馮隊瞪大眼睛:“扯呢!誰傳給他的?”

大遲唉了一聲,“騙你幹嘛?

廖哥在任務裡頭救過張一鳴的命,上場張一鳴闖出鬼門關,第七天臨上車把羽毛和護身符都留給廖哥了,全蓬萊都知道。”



“福哥是誰?”

徐青竹小聲問年輕男人,後者也壓低聲音,悠然神往:“一個特別牛B的人,傳說高僧轉世,早早出蓬萊了;他那隊牛B的沒邊,有個女的帶著兩條神龍……”

車門豁然洞開,馮隊頭一個跳下去,大遲和另外兩人緊隨其後。

眼瞧著年輕男人毫不遲疑地跳下車廂,徐青竹咬咬牙,和身旁兩人互相點頭,敏捷地跳了下去。



於此同時,北京。



北京建國路萬達廣場X棟X層,沒錯,蓬萊文化公司!郭明明抹去額頭汗水,一頭推開大門衝到前台,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我,我~”

前台小姐禮貌地起身,“您好,您預約了嗎?”



“約了約了,我和孫總約了。”

郭明明喉嚨快冒煙了,還好前台很有眼力地端來杯水,一口氣喝掉。

“他說在國外出差,暫時回不來,問題我實在沒辦法等,就直接過來了——只有孫總能處理嗎?”



她顯然不是第一個這樣冒失的顧客,前台矜持而禮貌地說:“很抱歉,我沒法回答您,所有顧客都是預約好才能安排業務,您這樣直接過來的話,我們沒法接待。”



孫總也是這麼說的——郭明明泄了氣,試著撥打孫總電話,依然“不在服務區”,索性趴在檯面不肯走:“拜託,有沒有其他負責人?

你們這麼大公司不會只有孫總一人吧?

遇到急事怎麼辦?”



前台有點不耐煩,卻立時歡歡喜喜迎到門口:“沈總,您來了。”



咦?

被稱為沈總的是個一身黑衣的北方男人,個子很高,挺拔筆直像棵白楊樹,滿臉鬍鬚的緣故看不太出年紀。



等等,他也是這間公司的人?

根據介紹自己來的同學的親戚的朋友說,這家公司在地下相當有名,不管超度誦經還是驅魔除鬼,只要接下來的任務沒有完不成的,當然收費也著實不菲。

朋友還說,他們總是三人成行,最少也是兩人才肯動身,於是業務足足排到幾年後,這次能打通孫總電話也是看在老客戶面上。



眼瞧著沈總坐到對面小客廳沙發,拿了個充電器插在手機上,又熟門熟路從冰箱取出一聽凍咖啡,郭明明悄悄溜進去——前台小姐像是沏茶去了。



“我到公司來了,你慢慢逛,我是走不動了。”

沈總的聲音聽起來很無奈,又帶著點好笑:“逛完了找我來吧——吃飯?

你定吧,吃什麼都行……晚上?

晚上不行,我得找小柏去,梁瑀生也在呢,好好好,你也來。”



他女朋友?

不太像,語氣沒那麼親密,又不肯吃晚餐;可也挺哄著的,也許是妹妹?

郭明明八卦地判斷著,盯著這人面孔移不開目光——可真帥啊,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歡他。



第二個電話好像是打給那個小白還是小柏的。

“你那邊什麼時候完事?

晚上喝點酒吧,難得你倆不帶孩子,就住在我那兒——等等,算了,姜杏在呢……不是,這丫頭過生日,非得跟著我……我?

公司這呢,盧文豪老孫都不在,我手機沒電,過來充充電……新世界?

什麼牌子,你給我發過來……等等,這麼多?

網上買不行嗎?”



這人目光溫和,瞧著脾氣也好,果然三句兩句就被對方說服了,“行吧行吧,折騰我吧,老趙胖胖一雙,你家彤彤一雙,雷雪厚厚一雙……都乘以2?

穿的過來嗎?”



饒是滿腹愁緒,郭明明都快笑出聲了,緊接著一哆嗦:掛斷手機的沈總目光銳利地直射過來,令她如坐針氈,背後冷汗都下來了。

這人不簡單,絕非溫室花朵,倒像經歷過風雨的荊棘,她定定神,“你好,我姓郭,和孫總預約過,今天直接過來了。

我有急事……”

“孫總在國外。”

沈總簡單地答,不動神色地上下打量她,“恐怕你得等幾天。”



郭明明一急,直接衝到他對面,雙手合十行禮:“我知道你們公司是做什麼的,我是魯思雲介紹來的,去年你們幫她把前夫趕走了,我是說,死去的前夫……”

沈總“咳”了一聲,站起身朝里走了幾步,又回身望著她,郭明明這才回過神來,緊緊跟在後頭。

關上小會議室的大門,沈總才壓低聲音:“既然是熟人介紹的,那就好辦了。

老孫和盧文豪在韓國昆池岩,事情不太順,可能還得別人趕過去幫把手,你的事情得朝後排。”



郭明明連連搖頭,眼睛都紅了:“我知道,孫總也是這麼說的,可我真的挺急的。

請問能不能插個隊?

我付加急費!”



“不是錢的事。”

沈總朝後靠在椅子上,搖了搖頭:“這行有這樣的規矩,忌諱太多,得有個先來後到,摸清來龍去脈才能接單子;說直白點,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更不是想辦就辦的。”



“拜託幫個忙吧。”

郭明明急得語無倫次,額頭滿是汗水,“我老家的事,山上有個山洞。

我二爺爺家裡有牛有豬有雞有鴨,先是雞鴨都死了,然後是牛和豬,都成木乃伊了……”

沈總無奈地搖頭笑笑,起身往外便走,郭明明救命稻草般揪著他衣服不放:“後來人也不行了,送到醫院說是敗血症,從血庫輸血才保住命,是個大蝙蝠鬼魂,我二爺爺說的,白天進山洞卻什麼都沒有。

我覺得不科學,也回去看看,親眼見到山洞裡鑽出只鬼魂似的大蝙蝠,牙有這麼長,扒在我堂叔脖子上吸血……”

哎喲,郭明明鼻尖忽然撞在寬闊結實的背脊上,還挺疼——沈總突兀地停住腳步。

幾秒鐘之後他回過身來,眼中迷惘而悲傷,像是透過重重雲霧看到很遠的地方。



“確定是吸血鬼?”

他聲音很低。



郭明明點頭如搗蒜,“我親眼看見的,我堂哥舉著火把護著我逃走的,絕對不會錯,第二天回去,我堂叔血都被吸幹了……”

她心中忐忑,忽然聽到一句“你老家在哪”,半天才回過神來,激動的眼淚都出來了:“謝謝,謝謝……”

幾分鐘后,忽然接到徒弟電話的柏寒大惑不解:“怎麼了百福,你不是不管公司的事么……老孫他們出事了?

那晚上還聚么……算了吧,你一個人怎麼行,我們跟你去吧……”

掛掉電話,面前李程啪啪拍著巴掌,朝著身旁妻子張彥說,“怎麼樣,我跟你說什麼來著?

柏寒道兒深得很,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



室友死黨張彥也驚訝地說:“喂,你真的和什麼江湖人士來往?

你現在家大業大上有老下有小,遇事多為彤彤想想。”



柏寒一個頭兩個大:“哪裡的事,就是公司遇到點事,隨便問一聲。”



李程壓根不信:“蒙誰呢?

我可看出來了,你認識那幾個哥們都是見過血的,不是善茬。”



我自己好像也不是善茬子——柏寒當然不肯承認,“梁哥做生意嘛,肯定認識朋友多一點。”



李程擠兌她:“您現在生意也不小,梁瑀生先不提,說起來保護流浪藏獒,連官方組織都替您站街助威,攤子越來越大,哎,別說,藏獒跟她還挺親,上次進到保護所裡頭,那藏獒有的跟狗熊似的,前呼後擁跟著她走,真是邪性。”



柏寒咳嗽兩聲,把注意力拉回正經事,朝著茶几上的筆記本指指,“你覺得怎麼樣?”



說到老本行,李程立刻來了精神。

“我覺得吧,就沖你這寫法,小說肯定撲街。”



“為什麼?

你不是說挺有意思么?”

柏寒奇怪地說。



“確實有意思,寫幾年能搶我飯碗。”

李程可是靈異題材大神級別作者,恭維幾句便指點江山,說的頭頭是道。

“問題你這幾個主角沒勁,沒意思。”



“這麼說吧,你這屬於無限流,就是穿梭在不同任務世界裡頭完成任務。

前幾年流行過,現在不行了,太小眾。

你這倆主角吧,一個男的一個女的,一個有異能一個沒有……”

柏寒嘟囔著:“不是異能,是能防禦鬼魂的圈子。”



“對啦,死就死在這圈子上。”

李程一拍大腿,“換個牛B點的技能行不行,比如什麼刀什麼劍,無限空間也行,技能兌換力量加點,哪怕扔幾個地雷呢,破圈子管個屁用?

就算圈子牛B,得收錢吧?

不能白進吧?

這就有的可寫了,你得安排幾個女配角,保護一次就得接觸一次,嘿嘿嘿嘿。”



柏寒忽然覺得沈百福還是挺善良的。



李程說的口沫橫飛:“還有,這倆人之間必須曖昧起來,一個單戀另一個,或者互相暗戀卻被壞人拆開了——這麼說吧,單純的跟張白紙肯定不現實,得有戲劇性嘛。

還有,男的起碼三個暗戀者,他自己還得喜歡三個,女的也是,起碼三個男的為她大打出手……”

忙完百福的事情,年中大聚、濟南小住,回到杭州已是初夏。

原本只是打發時間,幾年下來梁瑀生的公司倒越弄越大了,又和他原來的老闆、XX點評網的水榮劍和老闆娘趙斐合作弄了個APP軟體,業務步入正軌,每天忙得不亦樂乎。

女兒彤彤在父母家裡過暑假,西藏藏獒的事情又不用常去,柏寒除了跟著他去公司坐坐,便清閑下來,要不要跟雷雪似的開家小店?



踱過滿地板亂滾的大大小小顏色各異的寶珠,柏寒坐在電腦前瀏覽網站,寫點什麼的心思又冒出來。

幾年時間過去了,在蓬萊度過的日日夜夜不但絲毫沒有褪色,反而日漸鮮明;活下來的夥伴和逝去的舊友,十八個任務結交的新朋友,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總是不經意間浮現在腦海里。



筆仙世界里倖存的女生怎麼樣了?

泰坦秘境中的美杜莎依然動輒把別人變成石頭么?

鬼王墓里的彌塵大師和石生活下來了么?

青木原樹海里的大黑狗舊主人小田切助先生還好嗎?

撒哈拉沙漠里的小鐵珊結婚了吧,堂姐鐵芸和顧隊怎麼樣了?

泉眼好起來了么?

不夜城裡的羅智明可還等著我拜入蜀山派呢。

夜行殭屍里的彭玉明祖孫在倖存者基地過得不錯吧?

德古拉伯爵里那個漏網之魚阿爾曼被抓住沒?

苦海幽州里的宋振秋從此和妻兒幸福生活在一起,兩腳羊里的趙琴娘和張黎明也團聚了,徐福東渡里的孟寒山和柳冬兒也轉世了吧?

酆都里的關星瀚拜入巫山派門下沒?

玩偶島里朱利安和米婭兩個布偶還在島上么?

百鬼夜行中的安倍晴明可還為綠衣裳女郎傷心么?



許許多多念頭像蒲公英種子一般飛揚在柏寒腦海,她閉上眼睛,忽然彎下腰去一手一個把兩隻滿地溜達的小龍拎到面前:這兩年它倆一點都沒消停,卻只找到一個三個頭顱的怪鳥,本事越發大了。



“小青小藍,乖,聽我說。”

她認真地盯著面前四隻射著金光的小眼睛,“咱們在蓬萊的時候,經歷過十八個世界,哎,你倆只經歷過後面的十四個啦。”



兩隻小龍點點頭。



柏寒摸摸它們,“你倆有沒有辦法帶我回去?

隨便哪一個都行。”



這個問題像是難到了兩隻小龍,互相望了兩眼,商量似的低聲叫了幾聲,沒點頭也沒搖頭,忽然張開四隻翅膀飛到她面前。



相處日子久了,柏寒早就明白它們的肢體語言,試著猜測:“你倆可以做到,但是現在不行,對不對?”



眼瞧它倆連連點頭,柏寒眼前一亮,“什麼時候?”

卻見它倆又用力搖頭,想來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

“給你們守元丹吃,好不好?”

兩隻小龍又搖搖頭,想來還不到時候。



有希望總是好的。



瞧著它倆趕著地板上的寶珠滿地亂跑,柏寒又坐到電腦前。

第一場任務是行屍走肉,我是怎麼跑到高鐵上,又是怎麼遇到百福的?

嗯,那天我辭了職,卻只買到從北京到杭州的卧鋪,張彥李程還到車站送我來著。

好像還看了場電影,是《七月與安生》?



半個小時之後,柏寒泄氣地伸個懶腰,走到陽台曬太陽——寫東西可真難,她寧願施展拳腳和敵人打一架,或者指揮大黑狗和陰魂野鬼搏鬥,也不願意和筆杆子打交道。



怪不得李程能掙大錢,哎,不過按照他的神奇思路,自己可也寫不來。

給母親家打個電話,哄了女兒幾句,再打開朋友圈看看,雷雪家厚厚穿著自己托百福買的新鞋子神氣的很,在地板踩來踩去;楚妍家胖胖又長高了,像個小大人似的吃冰激凌。



堅持,堅持!她又溜達回電腦前,磕磕絆絆磨磨蹭蹭總算把第一篇擠出來了,真是廢了姥姥勁兒。

註冊登錄,想上傳網站——哎,還得有個名字,叫什麼好呢?

《我在蓬萊的日子》?

《我和大黑狗小青小藍的日記》?

《戰鬥在蓬萊》?



算了算了,還是隨大流吧。

柏寒打開經常打發時間的晉江網站研究,李程說是無限流?

嗯,她打開相應頻道琢磨起來,滿屏幕末世星際美食無限流,簡單直白的很。



得有無限流,還得有末世,還得和列車有關——我們一直在車上折騰嘛。

柏寒皺緊眉頭,終於決定下來:幾分鐘后,《末世列車[無限流]》便誕生了。



(全文完)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