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小說> 修真 > 在遮天玩穿越 > 第七章 狼狽逃竄

在遮天玩穿越 第七章 狼狽逃竄

南宮振拖著白色巨狼屍體,小心翼翼的走了幾十里路,才找到一個巨大山洞!

在探明沒有危險后,他拖著狼屍走進山洞,敲下狼牙,當作匕首,開始解剖狼屍。

將完整的白色狼皮剝下來,這張巨大白色狼皮,在這片山脈里,也算難得,可以鋪墊在地上,當作休息之用。

狼肉留下做食物,二階狼肉,蘊含強大血氣,食之大補。

在這片山脈,首先要做的,就是保證食物充足,自身實力一直處於巔峰狀態,以應對突發危險。

找來柴火,以原始的辦法生著火,撕下狼肉就開烤,他現在需要快速補充血食,恢復體力。

吃飽之後,盤膝坐下,運轉玄功,恢復真氣,待真氣、體力血氣恢復巔峰狀態,南宮振又開始拆下白色巨狼肋骨,打磨骨刀。

五天後,白色巨狼肉被他吃光,同時他也打磨出五柄骨刀,算是暫時擁有趁手武器了。

食物吃完,他要開始狩獵了,否則只能餓肚子,無法保證自己一直處於巔峰狀態。

背上五柄骨刀,出了山洞,在這片茂密的山林間行走了十幾里。

尋找了許久,一隻在溪水邊喝水的金黃色獅子出現在他眼裡。

不知道為什麼,之片山脈,竟然沒有食草類素食類動物,使得他不得不對那頭金黃色獅子產生想法。

南宮振謹慎的查看四周,沒有其他凶獸,就只有一隻一階巔峰境界獅子在溪邊飲水。

悄無聲息地摸過去,南宮振一躍而起,手中骨刀徑直朝獅子頭顱斬去。

那頭獅子彷彿感受到了致命威脅,一躍而逃。

南宮振手中骨刀,只能劈在獅子身上,劃出長長一道血痕,血液從傷口上快速流出來。

“吼…”

傷口上的疼痛使得獅子大怒,朝南宮振瘋狂咆哮,一躍而起,騰空撲殺來。

“糟糕!”

一擊不中,還激怒了這頭獅子,南宮振只希望這是一頭獨行獅子,要是有獅群那就難纏了。

南宮振施展神虛步,一個滑步,貼地仰天,手中骨刀直接朝獅子腹部扎去,骨刀在巨大的力量下插入獅子腹中。

在巨大的慣性下,骨刀直接劃破獅子腹部,內臟從傷口流出,鮮血灑了一地。

“吼!”

“吼!”

……

一聲聲巨大的獅吼聲傳來,震耳欲聾,整片山林間回蕩著狂暴的怒吼聲。

南宮振臉色一變,沒想到運氣這麼霉,出來狩獵打到獵物的老巢附近。

現在獵人獵物身份瞬間調轉,南宮振顧不得地上奄奄一息的獵物,撒腿就跑。

“嗖嗖嗖!”

二十幾道破空聲傳來,巨大的獅子毛髮金黃,威風凜凜,殺意泠冽朝南宮振追來。

捅馬蜂窩了,握草!

南宮振小短腿邁得如風火輪,快如閃電,亡命逃竄。

因為他匆匆一撇,看見了兩頭二階獅獸追在最前面,毛髮金黃,在陽光照耀之下,金光燦燦,透露著一股威嚴,軀體大如犀牛。

一步十丈,飛快跳躍殺來。

那速度,讓南宮振靈魂大冒,嚇出一身冷汗,恨不得他娘神彩兒多給他生兩條腿。

南宮振速度極快,不斷向前奔逃。

可那群獅獸速度更快,很快就追了上來。

見逃跑無望,南宮振只得轉身搏命,也許還能搏出一線生機。

這片廣袤山脈,太過危險,要是逃跑過程中再引來其他凶獸圍追,那他就真的插翅難逃了。

轉頭施展神虛步,化作道道虛影,避開那兩頭二階獅獸,朝後面獅獸群殺去。

南宮振抽出兩柄骨刀,手間真氣運轉,雙刀絞殺而去,刀光劃過,一顆巨大頭顱斬落。

手中刀勢不停,朝離他最近的一頭獅獸斬去。

“錚!錚!”

飛起一隻前爪和一顆頭顱,南宮振在斬一頭獅獸。

“吼!”

那兩頭二階獅獸見南宮振轉頭殺入獅群,憤怒大吼,張著嘴血盆大口就撲殺而來。

南宮振腳下神虛步運轉到極致,若一道閃電,快速避開撲殺而來的兩頭二階獅獸。

朝那些一階獅獸殺去,柿子撿軟的捏,這是人的本性,也是他破局的關鍵。

身影忽左忽右,穿梭於樹木之間。

“砰!”

一頭二階獅獸巨大爪子拍來,南宮振身影一閃躲避開來。

巨大獅爪拍一人合抱粗的大樹上,樹木瞬間折斷。

南宮振身影出現在一頭一階獅獸身後,骨刀狠狠朝頭顱劈去。

“砰!”

堅硬的頭顱瞬間破碎,血液混合著白色腦漿迸裂飛濺。

“轟!”

在南宮振斬殺一頭獅獸之際,另一頭離他最近的獅獸飛撲過來,南宮振閃躲不及只能以雙刀橫於胸前。

巨大的獅爪拍在骨刀上,打在南宮振胸前,將南宮振拍飛了出去。

胸中血液上涌,南宮振強勢吞了回去。

在他落地瞬間,快速翻身,躲避開來,“砰!”原地被一隻獅獸一爪拍沉下去,留下一個巨大爪印。

此刻的南宮振,精神高度集中,靈覺運轉到極致,偵察戰場一切動靜,以快速避開每一頭獅獸的致命一擊,不能出現任何失誤,否則他小命難保。

他不斷遊走,將神虛步奧妙運轉極致,不斷拉扯,與獅獸拉開距離,留夠足夠反應的空間。

“砰砰!”

骨刀不斷與獅獸利爪相撞,南宮振將他領悟的武道真意發揮得淋漓盡致。

戰意沸騰,殺氣如虹。

手中骨刀一刀接一刀斬出,不斷破解獅獸群的圍攻,雙刀揮舞得虎虎生威。

兩個時辰后,地上倒下十六七頭巨大的獅獸屍體。

南宮振左肩三道巨大爪痕,鮮血直流,白骨依稀可見。

衣衫破碎,頭髮凌亂,狼狽不堪。

南宮振一邊廝殺一邊逃竄,身上骨刀早已破碎了三柄,手中剩下的兩柄骨刀,有一柄已經滿是缺口。

而獅獸群還有八九頭一階獅獸,以及那兩頭完好如初的二階獅獸。

而他已經開始力竭,體內真氣即將耗盡,這對他來說,無疑是致命的威脅。

只能瘋狂逃竄,東躲西藏,狼狽逃出去二三十里。

遠處波光粼粼,水波蕩漾。

南宮振遠遠的看見遠處那一條大河,雙眼綻放光芒,他彷彿看到了希望,朝河流方向飛奔逃去。

身後那兩頭二階獅獸如同打了雞血一般,雙眼通紅的看著南宮振拚命追來,死死的盯著他不放,追在最前面。

要不是得益於神虛步奧妙無雙,南宮振早就隕落於那兩頭獅獸利爪之下了。

南宮振亡命的極速奔逃到那條兩三百米寬的河流邊,一頭扎進水中,從水下逃走。

在水中的南宮振不斷朝河對岸游去,左肩上的血液染紅了河水。

水下的巨物如同聞到了血腥味一樣,開始朝這片區域游來。

“吼!”

“吼!”

站在岸邊的獅獸看著河裡的南宮振,聞著空氣中的血腥味,不斷嘶吼咆哮。

南宮振也發現了水裡的異樣,河流暗流涌動,有巨物朝他而來。

南宮振在水裡游得飛快,彷彿身後有強悍凶獸追殺他一般。

手中破裂的那柄骨刀被他丟棄,只留下最後一把好的骨刀背在身後。

快速游上岸,南宮振回過頭來看看河裡,頓時嚇得心驚膽顫。

只見那寬闊的河裡有數頭兇悍大物在不斷吞噬血水,有一頭已經追著南宮振而來,只差十幾米的距離,他將成為這河中巨物腹中餐。

南宮振快速離開,不敢多呆,這山脈叢林里,到處都是危險,簡直寸步難行。

撕下一塊衣角,將左肩上三道巨大血痕包好,防止血液流出,散發強大血腥氣息,引來其他凶獸的追殺。

此刻的南宮振,瘦小的臉龐面色蒼白,快速消失在叢林間。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