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小說> 其他 > 戰神王妃又美又颯 > 第八十五章 花月坊走水了!

戰神王妃又美又颯 第八十五章 花月坊走水了!

嗅著院子里的花香,沈月姝深感心曠神怡。
這段時間以來緊繃的神經完全鬆弛下來。
同時,蕭墨辰也站在沈月姝身後,開始幫她按揉肩膀和太陽穴。
沈月姝還忍不住調侃著:“王爺是不是偷偷練過了,怎麼最近這按摩的手法見長?”
“還不是秋玉說你總是白天打瞌睡,晚上睡不好,我才專門去學了這按摩的技法。”
“王爺倒還是粗中有細么,我還以為王爺骨子裡是個不解風情的粗人呢。”
感受著太陽穴上傳來的陣陣按壓,沈月姝感覺
“王爺?”
就在這時,院子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沈月姝聞聲望去,站在院子入口那裡的不正是染紙?
“染紙姐姐,你醒了?”
看到蕭墨辰自然的站在沈月姝身後,染紙眼中的失落轉瞬即逝:“嗯,剛才聽下人說你們回來了,就想著過來拜見。”
沈月姝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說:“染紙姐姐,我和王爺琢磨著你的傷才剛剛痊癒,需要好好休息,就沒叫醒你。”
蕭墨辰也說:“就是,染紙,你我之間不必如此拘禮。”
染紙把一碟桂花酥放在茶几上:“這可不行,我是王爺的手下,又不是女眷,自然尊卑禮數要分清楚。”
她說著還裝出一臉恍然:“哦,我知道了,王爺肯定是覺得我掃了您和沈小姐的雅興,所以才急著趕我走吧?我現在就回房間去了,不打擾二位老夫老妻了~”
染紙的話讓蕭墨辰一時語塞:“你這丫頭,什麼時候也學得和御硯一樣油腔滑調的?”
看蕭墨辰一臉窘迫,染紙趕忙裝作害怕的樣子跑開了:“王爺莫動氣,我這就聽您的話,趕緊回去休息。”
看著染紙匆忙離開的背影,蕭墨辰搖搖頭:“這個御硯,把身邊的其他人也都帶壞了。”
沈月姝卻說:“我看是王爺一個大男人不解風情,辜負了人家染紙姐姐的一片心意。”
聽了沈月姝的話,蕭墨辰還愣了一下:“什麼心意,姝兒可不要亂說。”
“切,不管了,王爺,咱們早點休息吧,我累了。”
“嗯。”
沐浴更衣后,兩人進了卧房。
可躺在床上,沈月姝卻始終覺得心神不寧。
那種彆扭的感覺她也不知從何而來。
最讓蕭墨辰鬱悶的是,她非要和自己分床睡。
可憐蕭墨辰才和沈月姝溫存了幾次,現在又要體驗一個人睡的滋味。
那感覺可不好受。
躺在床上,蕭墨辰甚至在想,沈月姝阿沈月姝,你何必要這麼折磨我?
讓我嘗到了甜頭現在又丟我一個人和衣而眠。
正在沈月姝躺在床上烙餅時,一聲呼喊劃破了寂靜的夜:“王爺,小姐不好了,出事了!”
沈月姝心裡咯噔一下。
她趕忙從床上坐起來,掌燈到院子里一看,站在院子里氣喘吁吁的人不正是小劉么?
看到他一副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沈月姝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小劉滿頭大汗說:“沈小姐,不好了,花月坊後院走水了!”
“什麼!”
沈月姝和蕭墨辰對視一眼,一躍上了白馬,快馬加鞭,火速趕往花月坊。
小劉緊隨其後,路上告知沈月姝。
今日沈昭笛和曇兒她們幾個睡的都早,本想著好好休息迎接明早早點開張。
可沒想到就在剛才,一股焦糊味傳入小劉鼻子里。
等他從夢中驚醒,後院倉庫已經燃起熊熊大火,火勢都波及到了沈昭笛的睡房……
這消息讓沈月姝心跳加快,腦子裡嗡嗡作響。
快到花月坊時,那邊已經傳來陣陣呼喊聲:“走水了!”
“快滅火啊!走水了!”
當沈月姝的馬在花月坊門口停下,半個花月坊已經被火舌吞噬,濃煙滾滾。
她頓時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笛兒姐姐,曇兒,你們可不能有事啊!”
只見十幾個下人正從旁邊幾戶商鋪後院的井裡打水。
好在平日里沈月姝和他們常常走動,關係還不錯,這才解了燃眉之急。
可是看火勢這麼大,蕭墨辰有些納悶,他一邊幫忙挑水一邊說:“奇怪,從這火勢看來至少燒了有一個多時辰,難道沈昭笛他們就一點沒察覺不對勁?”
沈月姝白了他一眼:“王爺,人命關天,都到了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思想那麼多,先救人吧!”
此時沈月姝滿頭大汗,臉上被濃煙熏的都黑了,咳嗽不斷。
可她卻依舊一桶接一桶的在往火焰上潑水。
終於,火勢漸漸控制住了。
可讓沈月姝著急的是,不管自己到處找,她始終都找不到沈昭笛和曇兒的影子。
“笛兒姐姐!曇兒!你們在哪!”
沈月姝衝進院子大喊,蕭墨辰緊隨其後。
唯恐她會出事。
此時除了花月坊正廳,其他地方基本都被火焰波及過。
房屋的木頭都被火焰烤酥了,隨時可能坍塌。
有不少木板正從棚頂掉下來。
就在這時,沈月姝聽到,後院的睡房裡居然傳來微弱的呼救聲:“救命啊,有沒有人!”
聽到呼喊聲,沈月姝趕忙向那邊跑過去。
“沈月姝,你不要命了!”
看沈月姝要往著了火的房子里沖,蕭墨辰一把攔住。
可沈月姝卻分明看到,在大火中的人正是沈昭笛和曇兒。
“你放開我,我要去救人!”
蕭墨辰抓起旁邊的水桶,一桶水從自己頭頂澆了下去:“你在這等著,我去!”
緊接著他就衝進了火場,灼熱感瞬間把他包裹。
蕭墨辰頓時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巨大的熔爐。
好在他提前戴了頭巾蒙住臉,否則光是這滾滾濃煙都足以把他熏暈過去。
來到屋子正中,蕭墨辰才看到,原來曇兒被一根巨大的屋樑壓在了下面,沈昭笛正試圖把她從下面拽出來。
“王爺,你快想想辦法,曇兒她為了救我,自己被木頭壓住了。”
沈昭笛此時已經哭成淚人,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流個不停。
可蕭墨辰試圖抬起木樁時才發現,這木頭實在太重了。
自己根本抬不動。
而且最要命的是,隨著屋內越來越熱,自己也開始呼吸困難。\f\t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