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小說> 歷史 > 大君兇猛 > 011格格不入

大君兇猛 011格格不入



曲子很舒緩,寧不器聽了一會兒,不由點了點頭,煙塵六家,還真是有些東西,都是憑實力做事。

回到二樓,正要進門時,陸飛低低道:“公子,青寧姑娘長得真是太漂亮了,肯定比思思姑娘強,公子好眼光!”

“你這是在拍馬屁嗎?”寧不器笑了笑,接著話鋒一轉:“她的確是很漂亮,但比樓姨呢?比阿離呢?”

陸飛伸手撓了撓頭:“阿離姑娘的姿色不在她之下,但樓家小姐那是仙女,誰也比不了……能和她比的……楚國魚清妙被譽為天下第一美人,或許可以一比。”

寧不器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走入了房中,袁青寧已經謄寫完了詞,正在比對著詞譜曲,看到他時她連忙起身道:“公子回來了啊,我已經讓人安排了晚膳,這就送上來了。”

“不急,讓我看看你謄寫的詞……不錯,一字不差,曲子的事情你慢慢想,趁著現在有空,我教你機械舞。”

寧不器輕輕道,袁青寧起身道:“公子,剛剛妾身試了幾下,你給看看。”

一邊說她一邊抖了幾下,寧不器連忙搖頭:“是讓你跳舞,不是讓你發羊顛瘋,注意局部力量……對,這兒……腿這兒使勁……還有胯……”

說到這裡時,寧不器的手已經在她的腿上拍了兩下,豐盈的腿兒一片柔軟,袁青寧退了一步,臉色很紅。

寧不器收回手,目光中有點尷尬,接著深吸了一口氣道:“有點過了,青寧姑娘還請諒解,我們繼續!”

“公子不必在意,妾身說過了,如若成了花魁,往後會對公子掃榻以待!”袁青寧輕輕道,目光有些閃爍。

寧不器繼續教她,只是這個過程總是有些煎熬,兩人不免會有肢體接觸,袁青寧的身子香噴噴的,而且還很柔軟。

好在幾次之後,袁青寧找到了一點規律,寧不器這才點了點頭:“不錯,今晚我回去編一整支舞,明天就可以直接練習了,你還有時間。”

“公子,那奴家晚上就練練這首曲子,等練到熟悉了就唱給公子聽一聽。”袁青寧深深看著他,目光里儘是崇拜之氣,接著話鋒一轉:“晚膳來了,公子請用膳。”

一邊說她一邊拉起一隻手臂上的袖子,另一隻手遞了雙筷子過來,手指細長,整隻手掌也很瘦長,這一點與她的身形相似,她的腿尤其細長。

關於這點,剛才寧不器已經在接觸的過程中體會到了,她的姿色的確是頂尖的,不在阿離之下。

他接過筷子,低頭看了一眼,一側的桌子上擺著六道菜,看著就很精緻,其實要說到頂尖的菜肴,青樓的廚子甚至還在大多數酒樓之上。

畢竟能有銀子來青樓的人,對生活往往也講究,所以口味也很挑剔,青樓為了留住人,自然要有一些壓箱底的本事,菜肴就是其中之一。

寧不器低頭吃菜,每一道菜都很入味,他吃得津津有味,袁青寧看著他的側臉,低聲道:“公子今晚要留宿嗎?”

“我現在要是留下來,恐怕明天就會被人圍毆了。”寧不器笑了笑。

袁青寧認真看了他一眼,這才低低道:“多謝公子!”

“你不用往心裡去啊,我做的事是因為我喜歡。”寧不器聳了聳肩。

袁青寧輕輕道:“只要是喜歡就行嗎?不用管別人怎麼想嗎?”

“也不盡然,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可以做,不能因為喜歡而去觸及律令,不違法、不違德的事,既然喜歡了那就去做,不必在意別人怎麼看。

別人能替代你的人生嗎?若是不能,那你去管別人幹什麼?就比方說,從前我一直覺得煙塵女子不值得同情,但見了你,我這才覺得其實你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但絕不是那種自甘墮落的人。”

寧不器再次聳肩,袁青寧認真看著他,也學著他的樣子聳了聳肩,隨後撲哧一笑:“公子這個動作很好看,帶著一種無奈般的感覺。”

“好了,我已經吃完了,再練幾個動作我就走了。”寧不器拍了拍手,微微垂下眉。

袁青寧認真看著他,隨後輕輕道:“公子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看起來總是帶著微笑,一臉平靜,做事自信,但身上卻是帶著一種與塵俗格格不入之感,你是不是在逃避什麼?

公子若是有壓力,不妨和妾身說一說,妾身沒有公子那麼有才情,沒有公子那麼聰明,但卻是明白一個道理,一個人若是綳得太緊,總是會太累。

這就像是拉開的弓總是要射出去的,否則一直拉滿著,總有一天會斷裂的,妾身對公子的過去一無所知,應當會是一個很好的聽眾。”

寧不器一怔,目光落在她的臉上,這個女人看出了他的心思,重生以來,他的確有著許多的迷茫,這裡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世界,會不會只是一個無比漫長的夢,這一切他無法找到答案,所以他的心一直飄著,沒有任何的安全感。

“那就等你成為花魁吧!你成了花魁之後,我們有更長的時間去說這些事。”寧不器再次聳了聳肩。

袁青寧點頭,起身道:“請公子指點!”

寧不器指導著機械舞,只不過他的心中卻是在尋思著,只有舞還不行,最好要有配樂,但配樂的話卻有點難,後世的這些配樂多是西洋樂器,民樂不太擅長這方面的聲音。

天色完全陰沉時,寧不器這才離開了畫舫,這一次之後,他有了更多的信心,袁青寧極有可能會擊敗凌思思了。

至於樂器,他準備把馬頭琴借給袁青寧,這種蒼茫厚重的曲子,一定會更加引人注目,聽慣了楊柳岸、春風度之類的曲風,來一首蒼涼的草原風,那幾名評委一定會耳目一新。

河岸處的人極多,這些人沒有銀子登上畫舫,就在岸邊處坐著,遠遠就可以聽到絲竹之音。

岸邊處開著不少小酒館,江湖客、力夫,甚至還有落魄的士子,這些人坐下喝著酒,掃去一身疲憊,各自成團,聊得正歡。

寧不器扭頭看了一眼,凌雲樓畫舫邊上的人最多,窗欞上映出的那道身影勾著曼妙的身子,又在彈著琵琶,紅燭成影,單單是一個影子就能惹人無限遐想。

一路回到楊府,樓子初和阿離已經從王府那邊回來了,樓子初為寧不器送了一盞茶上來,輕輕道:“器兒有何收穫?”

“收穫不小,我對花魁的把握又大了幾分,樓姨,王府那邊如何了?”寧不器點頭。

樓子初微微一笑:“王府真是大,後院還有一大片的莊子,裡面種著麥子,應當是之前朝廷安排的。

我已經把你從落神澗帶回來的兩百人盡數安排過去了,馬也都牽過去了,陳松也去了,由他來暫時打理王府。

身為王爺,你可以有一千人的王府衛隊,回頭再招一些人,這些人都可以登記在禁軍名下,每個月的俸祿可以由禁軍來支付。”

“樓姨,不必了,我的人自己養就行了,回頭我再想辦法招募一些人就是了。”寧不器搖了搖頭。

目錄

換源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