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小說> 其他 > 雲起將寧 > 第一百六十章 冤情昭昭

雲起將寧 第一百六十章 冤情昭昭

京兆府的官員恨不得一頭撞死。

幹嘛要報官呢?強暴未遂本就不好論罪,古往今來也沒幾個人報過官,翻遍典籍,吵了三天也不知道怎麼判。

何況這攤上的,還是英王妃啊!

在多方努力之下,五天之後終於有人寄來了第一封匿名的訴狀,第六天時,有一位帶著幕籬遮住全身的女子來到天賜閣,關窈在隔間里接待了她。

“這位姐姐,你有何冤情?”

女子顫抖著說:“妾身要告的是朝廷命官,也可以嗎?”

“不論身份地位。”

女子遲疑道:“但是事情已經過了很久,妾身沒有有力的證據。”

關窈柔聲道:“姐姐只需把事情的原委告訴給我們,英王府會派人去查證,替你打官司。”

女人沉默片刻,擦了擦眼淚后徐徐說道:

“這是妾身一輩子的噩夢。那時我還未出閣,但已經定下婚約。我告訴了母親,她和我說,要忍著,不能敗壞家族的清譽,否則族裡的人如知道了,會要我投井自盡,我也無數次的想過死,卻又不甘心.......為什麼?我們才是受害的人,卻要被這個世道逼著去死.......”

幕籬下傳來女子悲切的哭泣。

關窈暗暗握緊拳頭,她也是一樣的,如果不是李承平攔著,恐怕早已自盡了。

李承平對關窈說:“沒事,是我連累了你。你看,天塌下來我頂著呢。流言蜚語都是沖我來的,沒人記得你的事,我肯定給你找個好歸宿。”

李承平若是個尋常人家也好,偏偏那麼多雙眼睛盯著,身居高位跌下來就是粉身碎骨。可是她依然是她們的領袖,依然不能夠倒下。

關窈握緊了那個女子的手道:“我們就和吃人的世道鬥上一斗!”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她們驚奇的發現,此類案件數量之大,情節之惡劣,受害人之廣,遠遠超乎她們的想象。

有已經立案證據確鑿,但三日後犯人便走出牢門,有的被打到再也不能生育,甚至有替自己八歲女兒報案.......

這些女子撒在枕巾上的淚,埋藏心中的苦,日日不得伸張的恨,一旦見光就要被釘在恥辱柱上。女子讀的書只告訴她們“明其卑弱”,怎麼沒告訴她們,卑弱的下場就是受盡磋磨而死呢!

英王府的護衛帶著一群帶白紗幕籬的女子,浩浩蕩蕩的走向京兆府衙門,幕籬垂下的白紗遮擋了她們全身,當中有的還未出閣,有的已經是孩子的母親,卻依然有勇氣要在世間討個公道。

阿萊擊響了鳴冤鼓。

有人出來后,關窈隨即帶著一眾女子跪下:“小女要為三十七位姐妹同胞擊鼓鳴冤!請求大人替我們主持公道!”

小捕快趕忙倒吸一口涼氣:“你,你是來鬧事的吧!”

接著關窈又拿出一疊紙:“除了在場的姐妹,小女還有一百零三張訴狀要呈於朝廷。這裡一共有一百四十起,與十日前英王妃在天香酒樓所報相似的案件,期望得雪,重見天日!”

“來人啊!把這些刁民轟走!”

接著一群帶刀的捕快從衙門裡沖了出來,有膽小的姑娘嚇得立刻站起來想走。一旁英王府的護衛安撫道:“姑娘莫怕!我們護著呢。”

“你們是受何人指使,膽敢聚眾生事!”

“我們是來報官的。”

“走走走,我們現在忙著呢,不接你們這些平頭百姓案子!你們去縣衙告去!”

灼桃道:“冤情之多,罪孽之重,需得上報到京兆尹衙門才有望,我們要見大人!”

“大人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

今年事事不順,案子一連接著一連,實在沒心思理會一群平民婦人的冤情,能過去的都放過去。當官的人都講究方圓,如若不是有身份地位,別說幾十齣姦淫案,就算是幾十條人命,誰在意呢。

這些案子,不能接。

原本跪在人群里的關窈站起來,掀開自己的幕籬,大聲道:

“姐妹們,咱們有仇報仇,有怨抱怨。只要句句屬實,就有王法天理!那些男人都沒有去死的勇氣,都不敢死給國家,死給家庭,卻有臉讓女人因為這點子虛烏有的禮教去死,我們做錯了什麼就要死?”

做此事的初衷是讓輿論從李承平身上轉移到罪犯身上,但關窈聽了這麼多女人的遭遇,加之自己也是受害者,她更加想要幫助這些人。

關窈話音剛落,原先議論紛紛的路人開始對著她們罵罵咧咧。

“一群不幹凈的女人,也好意思站到大街上丟人現眼。”

“就是啊,借著英王妃的事情以為自己金貴了呢。”

“換成是我,怎麼有臉活到現在。”

“該死,我家那婆娘不會也在裡頭吧!”

污言碎語落入耳中,有些跪著的女人已經害怕被家裡發現,想要逃走。跪著的女人也開始低聲哭泣,有些喊著要報官主持公道,還有一些喊著要回家不報官了。

“大家別慌!我們都走到這一步了,不要害怕,他們的嘴吃不了人!”

周圍還有圍著的老婦人拉跪著的女子道:

“哎呀,這些姑娘,快走吧!官府不會接你們案子的!”

“暴露了身份你們的命都不保,要生生讓人逼死。”

眼看著端王妃與京兆府的人繼續僵持不下,眾人不免在心中發問——哪裡會有清清白白的人,哪裡會有正義公道的世間?

場面繼續混亂,阿萊有些控制不了。

阿萊繼續瘋狂地敲擊手裡沉重的鳴冤鼓,好像在用她纖瘦的身軀撞著厚重的鼓。

“這個世道,會記住這面鼓經久不息的迴響!”

鼓每敲擊一聲,阿萊就說一句:

“這些人里,有人因為冷漠自私而沉默,有人會在其中迷惘失落。”

跪著的女子抬起頭看著阿萊。

“即使我們渺小,仍然不能放棄我們可以扛起的責任。”

阿萊實在累極了,大喘著氣。

“我們去給後來人點出前路。”

阿萊總能在別人不知所措的時候說該說的話,她富有情感,即使經歷過黑暗的過去,仍然相信人性有美好之處。

原本烏煙瘴氣的衙門口沉默了。\f\t

目錄

換源閱讀